第405章 戈壁监狱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4-23 19:10      字数:2323
  界碑南侧。

  在小帐篷里面,黑干瘦脸色阴沉地盯着北方,东边有一丝光芒穿透密林,这是日出的迹象。

  突然他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

  “吴克先生……”

  对面冷漠地说道:“失败了,刚刚北边传来消息,白山他们被抓了。”

  “可恶!”黑干瘦握紧拳头。

  “先回来再说。”

  “我知道了。”

  没一会,剩下的四人离开了边界线,垂头丧气的向南返回。

  与此同时。

  被逮捕的四名毒驴,也面如死灰地被套上头套,送上一辆押送的专车,四人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毕竟偷渡加上运毒,被抓到就是花生米一颗的命。

  四人都是年轻人,在黑头套的沉闷和漆黑一片中,他们想起了家里面的亲人,想起了自己的往日种种。

  在当地军阀的强迫下,当这种九死一生的毒驴,又想到即将到来的命运,不由自主的痛哭流涕起来。

  只是他们没有察觉到,那辆押送车,并没有在滇省停留,而是一路向北,穿过蜀省、秦省和蒙区,来到了漠北的戈壁阿尔泰省。

  戈壁阿尔泰的东南部,是一片面积广阔的自然保护区,阿尔泰城向东182公里左右,建立了一座监狱。

  监狱名为“戈壁监狱”,监狱距离最近的城市,是182公里之外的阿尔泰城,四面八方都是广阔的戈壁滩自然保护区,想从这里越狱,单单是荒无人烟的大戈壁,就可以锁死99.99%的越狱者。

  四名毒驴被押送到这里,做了身体检查和身份登记后,便被送入牢房中。

  其中一名毒驴,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他叫貌安,在洪沙瓦底的克钦邦读过初中,也是四名毒驴中少有的高学历成员。

  冷色调的灰色墙壁,惨白的LED灯光,映照着他小麦色的脸庞上,貌安麻木的目光中,似乎在留念着,又似乎在恐惧着。

  茫然的观察着牢房内,除了他躺着的铁架木板床,还有一个小厕所,一个水泥做的置物架,还有床铺对面的墙壁上,设置着一个看不到外面的“玻璃窗”。

  这种设施,如果告诉他是旅馆,也可能不遑多让。

  傍晚他吃晚饭,被叫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昏暗的灯光,只有铁木桌子和椅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貌安坐椅子上,静静地等待最后的审判。

  几分钟后,一个面无表情地中年人,打开房门后,坐在他对面,中年人从身上掏出遥控器,墙壁上的“玻璃窗”亮了起来,竟然是一个显示器。

  上面播放了一段新闻。

  貌安盯着那画面,以及翻译过来的字幕,瞳孔瞬间急缩。

  [近日,瑞丽警方在一次突击行动中,现场查获毒品16公斤……行动中,当场有四人被击毙……]

  当死亡名单上,出现自己的头像那一刻,貌安整脑袋都一片空白,自己明明还活着,却在报道中死亡了?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他一时间大脑反应不过来。

  中年人用缅语平静地说道:“你很疑惑?”

  “……”貌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你如此的悲惨?你和你的家人,为什么会如此贫穷和艰苦?”中年人的声音,平静却直击貌安的内心深处。

  “哈哈……”貌安惨笑起来,随即有些竭斯底里地怒吼:“都是那些该死的军头,还有你们一直在掠夺我们的原木和矿石,你们都该死!”

  中年人没有生气,也没有其他情绪,只是接着说道:“看来你非常热爱自己的家乡,但是你真了解世界的本质吗?”

  貌安似乎不想回答。

  “没关系!”中年人拍了拍手,一名看守员提着一叠书籍走进来,放在桌面上,中年人指着眼前的书籍: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如果你想改变这一切,可以看一下,再见。”

  中年人离开了。

  貌安带着一叠书籍,回到自己的牢房内。

  躺在床铺上,他想睡觉,却没有一丝睡意,中年人的话,一直回荡在他脑海中。

  在床铺上翻来覆去了一个多小时,他最后还是翻开了其中一本书,这些已经翻译成缅语的书籍,除了原文之外,还有大量的注释和附属治疗。

  除此之外,还有一盒玻璃光盘。

  按照书单推荐的浏览顺序,他打开的第一本书籍,叫《洪沙瓦底的社会各阶层研究报告》。

  其他的书籍还有《西方文明的真与假》、《资本与妥协》、《东方崛起》、《地缘政治》、《新经济模式》、《武装是唯一的方法》、《泛东亚文明》……

  这些书籍的近些几年,重新秘密编写的内部教材。

  一个星期后。

  还是那个房间里面。

  中年人依旧古井无波的问道:“你还坚持之前的想法吗?”

  “我不知道!”貌安眼神中充斥着疲惫、茫然和怀疑。

  “没关系!后天准备一下,我们出去外面走走。”

  貌安沉默着,这些天那些书籍的内容,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仿佛将洪沙瓦底里里外外解剖开来,那种鲜血淋漓的真实感,让他的三观开始发生变化。

  他读过一些书,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西方出版的读物,从来没有接触过东方的相关书籍。

  一时间,西式方法和东式方法,在貌安脑海中激烈碰撞着。

  他渴望改变自己的故乡,让自己的家人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贫困和毫无保障。

  回到牢房内。

  他拿起书籍翻看着,仔细的研读着每一行字,沉迷于学习中,一个全新的世界,向他打开了大门。

  那颗渴望改变故乡的心,被一点点洗去了麻木、茫然,开始变得充满活力和炙热。

  而和貌安一样来自洪沙瓦底的人,在这座戈壁监狱中,有上百人之多;另外还有不少其他地区的人。

  有人或在麻木中彻底沉沦,也有人在绝望中找到希望。

  在监狱的典狱长办公室内,中年人整理了一些值得培养的人选,至于那些彻底放弃自我的家伙,只能送他们去转世投胎了。

  翻开貌安的档案,中年人写上了这一次见面的评估,而其他几名指导员,也写好了自己的评估,经过综合所有人的意见后,才可以做出下一步安排。

  对于全球各地中,那些扶不起的阿斗,国内也是感到了失望,因此打算主动出击,培养自己的代理人。

  目前在其他地区的相关工作,其实都是以公司的名义,在进行初步的筛选,从当地员工中,挑选出合格的人选,然后以公司培训的名义,送到国内进行集中培训。

  这种培训方案,只能一点点的潜移默化,不能操之过急的硬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