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夜雨突击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4-23 08:38      字数:2252
  倾盆大雨中。

  界碑两侧。

  两支队伍都在快速移动着,在雨点声的掩盖下,南侧的克钦武装人员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暴露了。

  而余同乐这边,则利用丛林蝎的红外探测器,锁定了对方的行踪。

  雨一直下,冰凉的雨水,加上临近黄昏,雨林气温下降了一些,让红外探测器更加容易锁定动物的热源反应。

  双方的速度都不快,毕竟暴雨倾盆下的热带雨林,危险性比平常更加大。

  黑干瘦等人绕过一片藤蔓,又走过一条山溪,几个毒驴尽管披着雨衣,却感觉浑身上下湿答答的。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黑干瘦明白夜幕降临了,他停下来后,其他人也跟着停下来。

  四个毒驴在另外三名武装人员的护送下,开始向北侧小心翼翼地摸过去,就算是有暴雨掩护,他们也只能用一把非常昏暗的手电筒,生怕光线太明显,引起北方的巡逻队注意。

  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和那一束微弱的灯光,黑干瘦等人就地搭建了一个帐篷,准备等待三名同伴的回来。

  进入北边的过程,是每一次行动中最危险的阶段之一,他们那十几公斤的货,只要可以安全到接头人手上,就可以获得一笔不小的收获。

  夜晚加上下雨,在雨林中的行动非常缓慢,四个毒驴和三名武装人员,走走停停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抵达边境的铁丝网隔离带。

  其中一名武装人员,拿出随身携带的大号老虎钳,熟练的剪断铁丝,弄出一个可以通过的位置。

  没一会七人穿越铁丝网,进入了北方的境内,他们不敢停留,而是抓紧时间向北走去,只要穿过三四公里的山林,就可以抵达公路。

  而在暗中注视着对方的余同乐,启动内部通信:“清河、建邦,你们跟上去,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允许开枪自卫。”

  近卫战士齐清河、丛林蝎操控员唐建邦,立刻行动起来。

  而余同乐四人继续看守着边界,提防有其他人跟着越线,不过他除了派遣两名队员跟踪过去,还给负责支援的两支小队,发了一条配合请求。

  在山林的信号塔配合下,唐建邦和齐清河,和另外两支配合的支援小队,逐渐合围那七个越境者。

  只是他们没有选择立刻动手收网,而是看看是否有接应的内鬼,来接这些家伙。

  夜色,雨声,山林。

  和谐地融为一体。

  人影,灯光,足迹。

  沉默地渐行渐远。

  机械,红外,频道。

  冷静地步步紧逼。

  三个小时的时间,被树枝荆棘刮得伤痕累累的七人,终于看到一公里外的明黄色路灯灯光。

  他们顿时喜出望外,身体涌出一股新的力气,赶紧向公路走去,越靠近公路,人类活动的痕迹越多,地面已经有明显的土路。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路边,三名武装人员交代了四个毒驴一些事情,便趁着夜色和暴雨的掩护,开始原路返回。

  公路旁边。

  其中一个毒驴小心翼翼地从树林中走出来,在一根电线杆上,绑上三个红色塑料袋,便迅速退回藏身的树林里面。

  二十分钟不到,一辆小面包车经过这里,车上的司机,看了一眼电线杆上的红色塑料袋,便立刻记下这个位置。

  又过去半个小时左右,一辆本田思域经过这里,司机将车停下来,下车在路边放水,然后落下一个小袋子。

  本田思域离开后,小树林里面的毒驴,在刚才本田车主放水的位置,找到了一个小袋子,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数字,经过培训的毒驴,知道这些数字代表的含义。

  他们分成两批,向反方向行走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了两个指定的位置,便隐藏在附近默默地等待着。

  凌晨两点钟,一辆面包车来到第一个指定地点,停车后车灯闪烁了三下,两个毒驴迅速从小树林钻出来,上了面包车后扬长而去。

  凌晨三点二十左右,另一辆面包车来到第二个指定地点,同样是停车后,车灯闪烁三下。

  剩下的两个毒驴跑上面包车,面包车迅速沿着乡镇公路离开。

  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隐藏在周边的支援小队,全程严密监控着,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

  另一边,芒海附近的山林中,雨点渐渐小了,没一会便停歇了。

  眼看就快回到边境线,三名武装人员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只是他们突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弹射声,刚想拿枪起来,便浑身抽搐起来。

  周围散落着二十几个泰瑟枪的电击针,这是丛林蝎配备密集阵电击枪,发射出来的覆盖式电击攻击。

  三名武装人员身上,都扎了三四个电击针,直接被电得失去了行动能力,跟踪了大半夜的齐清河、唐建邦,之所以选择此时出手,那就是因为内鬼已经被锁定了,他们这边自然可以收网了。

  距离芒海镇不远的遮放镇。

  由于位置在国道旁边,可以直达瑞丽的边境,这里成为不少翡翠商人的必经之地。

  在镇的西南角,一处偏僻的汽车维修厂里面,随着两辆面包车和本田思域的回来,大门再次禁闭起来。

  在维修厂的地下室内。

  四名毒驴已经将身上的16公斤货物,交给了接头的买家,他们更换了干净的衣服,狼吞虎咽的吃着泡面和火腿肠。

  而接头人,检查了一遍货的纯度后,露出了一丝炙热的贪婪目光,转过头来吩咐道:“小刀,你去通知黑牙,说水果收到了。”

  把玩着折叠刀的小刀,也是兴奋不已,这是他们做这一行以来,拿到最好最多的一批货。

  只要成功将这批货销出去,那他们可以金盆洗手了。

  当他刚走出房门的瞬间,就听到了一声轰鸣声,瞬间整个人都感觉天崩地裂一样。

  被震撼弹突袭的维修厂,基本没有人可以站起来,挣扎着想爬起来的小刀,突然感觉眼前出现一道黑影,随即整个人都被提起来。

  当他看清眼前的身影时,整个人都呆若木鸡,成群结队的外骨骼装甲战士,将维修厂的所有人都擒拿下来。

  而那16公斤货,也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上,接头人面如死灰,仿佛一只死狗被提在手上。

  行动负责人看着那16公斤白色粉末,还有在地下室发现的四名毒驴,加上那些枪械和爆炸物,冰冷地看了一眼接头人光头男,随即厌恶地摆摆手:

  “带他们回去。”

  “是。”

  突击行动非常成功,基本将毒驴和内鬼一网成擒,也没有将消息泄露出去。

  这种案件一抓到,就是拔出萝卜带起泥的节奏,很快光头男的下家,一连串都会被查出来。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