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轰然倒塌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3-07 20:33      字数:2364
  ??大连交易所大楼。

  ??总经理办公室内,李宏文与宋世嘉、钢协秘书长单忠华、矿协秘书长李长福、联合再生总经理罗拓等人,正在品茶聊天。

  ??李宏文拿起茶杯,笑着问道:“必和必拓他们有没有找各位?”

  ??“找了,连土澳方面都出面了。”李长福兴致勃勃地回道,一扫以前的郁闷和憋屈。

  ??单忠华言语略带一丝冷笑:“风水轮流转,老李你们矿协可别掉链子,这一次不将他们打趴下去,以后就难说了。”

  ??“我这边心里有数,绝对不会放虎归山的。”李长福非常严肃。

  ??而宋世嘉和罗拓等矿业公司的人,则在讨论着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和FMG,这四家国际矿业的近期情况。

  ??目前国内矿业集团,经过一系列变动和整合,形成六个大型矿业集团,分别是蓝星矿业、联合再生、北控资源、电矿联合体、五矿集团、南方稀土。

  ??他们都有代表驻在大连,和矿石交易所保持密切联系,同时通过矿业协会,把控着国内外的矿石贸易。

  ??罗拓放下茶杯:“必和必拓已经不行了,昨天米股必和必拓股价暴跌,目前负债率逼近75%,关闭矿区也只能延缓死亡时间而已。”

  ??“米国的几个稀土公司,倒是非常顽强,亏损了十几亿,还在硬扛着。”五矿集团的代表,说稀土行业的国际情况。

  ??“没有关系,我们将原矿价格拉高,精炼稀土价格压低,看他们看硬扛多久。”宋世嘉笑眯眯地说道。

  ??“哈哈……”

  ??面对提炼成本非常低的华国稀土企业,而且由于开采技术的提升,导致国内整体储量翻了几十倍,那些需要精炼稀土元素的企业,肯定希望采购低价,同时又是高品质的华国稀土。

  ??尽管米国的几家稀土提炼企业,获得了资本巨头的援助,问题资本巨头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虽然米联储可以搞量化宽松,通过疯狂印米元,来掠夺全世界的财富,只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不断透支米元的信用和未来。

  ??大连交易所的出现,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通过矿石捆绑华元,加上世界工厂的齐全工业产品,华元在国际贸易的结算占比不断攀升,由09年的0.34%左右,到今年八月份的1.4%左右。

  ??就在众人讨论着国际矿业的时候。

  ??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商业代表,必和必拓的约翰逊?查尔斯、力拓的贝利亚?马地臣、淡水河谷的奥莱?胡安,带着商业谈判团队,在大连交易所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但是宋世嘉等人,却没有见面的意思。

  ??商务酒店内。

  ??刚刚和墨尔本总部通电话的查尔斯,放下电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他表情不对,胡安担忧的问道:“查尔斯,出什么事了?”

  ??查尔斯表情异常难看:“纽曼矿区的矿工闹事,造成了很多设备矿工占据了,裁员的事情闹大了。”

  ??“……”马地臣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必和必拓出事情,和他们力拓没有直接影响,问题是现在这个局势,如果必和必拓倒下去,那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胡安和马地臣相视一眼,内心更加急促起来,急忙吩咐属下,去约李宏文、宋世嘉等人。

  ??局促不安的查尔斯,在房间内来回走动,思考着如何尽快和矿协谈判。

  ??三人都一清二楚,现在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处境,随时都可能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进入破产状态。

  ??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和矿协达成铁矿石价格协议,哪怕是200元每吨的价格,他们也愿意接受。

  ??但是商业竞争的残酷,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燧人系之前已经给了他们机会,既然没有抓住,那就不能怪燧人系冷酷无情了。

  ??两个多小时后。

  ??他们的下属灰溜溜回来,说李宏文拒绝见面。

  ??“该死!难道他们要必和必拓破产才肯放手吗?”就算是老成的查尔斯,也忍不住跳脚起来。

  ??马地臣无奈之下提议道:“查尔斯,不如请官方出面吧?”

  ??“没有用的。”胡安摇了摇头,作为资金相对充足的淡水河谷,他们处境好一些,也更加冷静。

  ??只要不脑袋进水,等多一段时间,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迟早要倒下,到时候收购也好,吞并也可以,还不是蓝星矿业他们说了算。

  ??一边是谈笑风生的蓝星矿业。

  ??一边是濒临破产的必和必拓。

  ??技术的碾压,有时候确实是非常可怕的,特别在目前的铁矿石市场上,这种残酷的技术碾压,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墨尔本。

  ??必和必拓总部。

  ??“卡特先生,七月份的贷款已经到期了,我们希望必和必拓尽快还款。”当地墨尔本银行的业务经理,有些无奈的提醒道。

  ??其他几个商业银行的负责人,也是忧心忡忡,希望必和必拓可以保证按时还款。

  ??詹姆斯?卡特拿着各个银行的贷款还款汇总,双手微微颤抖着,深呼吸一口气:

  ??“各位,必和必拓一定可以度过难关,我希望你们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处理一下纽曼矿区的事情。”

  ??其中一个银行的经理,非常直接的摇了摇头:“抱歉!卡特先生,据我所知,你们因为拖欠矿工的补偿金,已经被冻结了3.5亿资金,目前你们公司的账户只剩下4.3亿,而七月份需要的还款是6.1亿。”

  ??在场的银行经理,都私底下交流过了,必和必拓资金链断裂,已成为既定事实。

  ??除非有新的资金注入,不然必和必拓七月份的债务合同,将违约1.8亿元。

  ??以现在国际矿石行业的不景气,哪个银行、基金敢注资必和必拓他们,绝对是嫌业务太好了。

  ??哪怕是国际资本巨头,也不想注资必和必拓他们,因为注资也没有用。

  ??刀在燧人系手上,国际矿石价格被燧人系为首的华国矿业拿捏着,谁进场都扛不住,毕竟一生产就是亏损,没有哪个资本巨头愿意当接盘侠。

  ??8月13日。

  ??必和必拓第一笔债务违约产生,顿时引发了连锁反应,好几个银行立刻递交了相关申请。

  ??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随着接二连三的债务违约出现,必和必拓股价跌破谷底,出现资不抵债的绝境。

  ??8月24日。

  ??绝望的詹姆斯?卡特,代表必和必拓公司,向墨尔本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雪崩一旦被引发,就只能向下坠落。

  ??必和必拓申请破产保护,引发其他三个铁矿石供应商的股价崩盘,进而带着全世界的股价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挫。

  ??在大连的查尔斯,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瘫倒了。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