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除夕年会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2-02 18:36      字数:2422
  1月25日。

  农历的除夕。

  在鲁省各地考察了一圈后,他停在泉城分公司。

  燧人公司在本地的员工,都集中在郊区的分部,这里有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

  早上九点多,水务公司、燃气公司、养殖公司、环卫公司、回收公司、有机肥公司的员工,加上蓝色时代鲁省分公司的人。

  林林总总有五千多人,参与了除夕联欢会,现场气氛不错。

  由于安全部统一考核后,每个人都获得了相应的贡献点,在贡献点兑换处,一排十几个帐篷,安全部的人员正给员工兑换着物品。

  从老环卫系统转过来的李大建,拿着员工卡递过去。

  “姑娘,有多少点?”

  负责兑换安全部女员工,接过了员工卡,插入读卡器中,笔记本页面弹出李大建的内部信息。

  “大爷,有371点,这边是兑换表,你看一下。”

  一旁的男员工,急忙给李大建介绍起来,有燧人公司自己生产的不粘锅、电饭煲、刀具、玻璃制品、牛奶优惠券,还有自己公司屠宰的奶牛肉。

  也有云检质量协会的各种产品,一部分通过云检检测的食品,例如鲁花花生油、中粮的面粉之类。

  李大建纠结了半天,才换了一个电热水壶、一张鲜牛奶优惠券,其他贡献点继续留着。

  其他员工也是大包小包,兑换了不在少数的产品,对于集中采购的燧人公司,那些合作企业也给了优惠价格。

  尽管因为工作年限的原因,大家都年终奖都不高,但也比其他公司好非常多。

  不少人都喜气洋洋,换了东西后,又来到钢结构大帐篷里面,这里正在表演着小品、话剧、唱歌。

  参与表演的人,有燧人公司内部的文艺协会成员,也有时光信息属下的影视公司艺人,还有一些从外面邀请的艺人。

  舞台分成三个专区,一个表演梆子腔戏曲、一个表演民间杂技,一个表演新风尚。

  在民间杂技的东侧舞台上,两个老人正在表演皮影戏。

  不少四五十岁的员工,都在民间杂技、戏曲舞台这一边,而年轻员工则在新风尚舞台附近。

  燧人文艺协会目前由时光信息管理,是归属在民间爱好者的爱好协会,也是培养员工兴趣爱好的机构。

  时光信息的影视公司,刚刚成立一个多月,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牌,只有一些小乐队。

  对比其他娱乐公司,时光信息的影视公司,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体系,在一开始的定位中,两者就有着巨大的区别。

  签约的艺人,是以员工的身份存在,而不是一个艺人的身份存在。

  目前影视公司签约的三十几个文艺工,日常工作除了培训,就去各地进行巡回演出。

  黄修远在现场逛了一圈,又回到新风尚舞台。

  刚好轮到特邀嘉宾罗林的出场。

  前奏一响起,那略带沙哑的男低音,就从舞台向周围扩散。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

  现场的不少人,都跟着唱起来。

  所谓上有所好,下面自然会投其所好,负责影视公司的何白杨,自然知道大老板的一些爱好。

  时光影视的风向标,自然向大老板看齐,知道老板是岭南人,喜欢听粤语歌、闽南语歌,以及接近民谣的老歌,所以去特地去疆区,邀请了罗林过来鲁省。

  亲自过来的何白杨,偷偷的瞄了一眼老板,暗自松了一口气。

  黄修远一边吃着桌上的山楂糕,一边听着那沧桑低沉的歌声,很快三首歌后,罗林准备离开。

  他转过头来向何白杨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罗林从后台绕到舞台前。

  “罗先生,请坐。”黄修远起来拉着对方坐下。

  戴着鸭舌帽的罗林,也没有太拘谨,笑了笑回道:“多谢。”

  “说起来我还是罗先生的歌迷。”

  “黄总喜欢我的歌,我非常高兴。”

  两人有说有笑的聊天着,而舞台上唱歌的人,是时光影视的一个女文艺工,似乎还是广府人。

  正在演唱粤语版的《做个真的我》,也是今天少数的粤语歌,其他的歌曲都是国语歌为主。

  尽管黄修远五音不全,喜欢的歌曲,却贴合大众的口味,不像有些歌曲,他都不知道怎么欣赏。

  在曾经那一段低谷记忆中,他都靠这些老歌度日,缓解超忆症的精神折磨。

  在某种程度上,他是一个纯粹的人。

  “罗先生,也没兴趣加入时光影视?”

  面对这个突然的邀请,罗林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不了,如果有机会,合作还是可以的。”

  黄修远也没有勉强:“那真是遗憾,时光影视的大门,永远敞开着。”

  “如果有一天,我有签约公司的想法,一定来时光影视。”罗林笑了笑,其实他内心对于黄修远的非常有好感,因为他是蜀省内江人,单凭那排行第一的五亿捐款,就足以收获一大批路人粉了。

  除夕联欢会,从上午九点多,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钟。

  中午全部员工一起吃饭,黄修远也和不少员工聊了聊家长里短,或者问了工作上的一些情况。

  目送员工们,提着兑换的物品,兴高采烈的回家围炉,他倍感欣慰的同时,也感到了肩膀上沉重的担子。

  他忽然说道:“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我们绝对不能脱离基层员工,大常哥,你们安全部的任务要继续加强,尽可能团结基层员工。”

  “阿远,你放心,我们已经在基层组建了工会,另外培训夜班也会继续普及。”黄伟常坚定不移回道。

  “或许很多事情,看起来对我们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是有可能关系一个员工的一生,你可以摘要起来,每个月给我汇报一次。”

  “可以。”

  “另外就是对于员工的培训,特别是基层员工,要加强和有针对性,要提拔那些热爱公司的人,让他们成为获得晋升的渠道。”

  “我明白了。”

  黄修远拿起手机,又给在蓉城的父母,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

  然后和回老家的陆学东,也通了电话,最后才给坐镇岭南的林百杰等人打电话。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

  泉城的管理层中,没有回家过年的十几个员工,和黄修远在分公司食堂聚餐,一起吃年夜饭。

  北方的年夜饭,少不了饺子、炸货、鱼。

  锅贴、糖醋鲤鱼、炸藕合、炸松肉、九转大肠、煎饼卷大葱,还有一些新菜的可乐鸡翅之类。

  黄修远倒是没有不适应,和众人大快朵颐起来。

  外面不时响起鞭炮声,夜空中也闪烁着烟花的色彩斑斓。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