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反向模式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1-23 12:15      字数:2426
  当郑建国和总部谈好细节,返回到会议大厅时,才发现自己好像错了什么。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郑建国刚刚离开会议大厅,黄修远就向在场的各城市代表,拿出了另一份合作方案。

  本来还有些疑惑的庞浩然、张广河等人,一翻开这份合作方案,才知道燧人公司的打算。

  第一份方案中的第二家授权公司,就在第二份方案中。

  按照计划,由鲁省、秦省、晋省联合出资,组建联合水务总公司,成为第二家获得授权的水务公司。

  而该公司的股份设计上,采用了另一种模式,黄修远称为“民督官办”,即全部股份归属于国资,但是在基本法设定上,由燧人公司派遣的人员,组成专业内部督察机构,机构名称叫“经济发展督导办公室”。

  具体营运工作方面,燧人公司不管理,但是专门稽查水务公司的人事、财务、运行等过程中,是否存在贪污腐败、违法违规之类,就是专门监督水务公司内部。

  而且经济督导办公室,可以查处水务公司的所有员工,提名水务公司的管理层,三省虽然是出资方,却不能干涉经济督导办公室的工作,除非他们有证据证明经济督导办公室违法违规,才可以下场干涉。

  至于为什么要成立经济督导办公室,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北控水务,成为国资的唯一,让国内的水务领域,形成三足鼎立的结构。

  在方案的最后一部分,则规定了经济督导办公室的收益,如果水务公司产生盈利,经济督导办公室将获得1%~8%的利润分红,具体分配比例,由当年的盈利情况决定。

  在方案中的权利义务上,经济督导办公室几乎可以监督水务公司的一切,还有人事任免权,简直是拿着尚方宝剑的。

  为避免水务公司管理层,擅自修改公司基本法,方案中严格限定了管理层的权利,确保他们不能轻易修改公司基本法。

  这种模式下,其实就是对公司权利的一种切割,即所有权、管理权、监督权的三权分立。

  在通常情况下,国企的内部权利,可能是两种模式,第一种是:官方掌握所有权、监督权,企业自身拥有管理权。第二种是:官方和私企共同持有所有权、监督权,企业拥有管理权。

  如此一来,企业就是一个二元制结构,而受官方本身的性质决定,监督人员可能不太专业,也可能感觉得不偿失,又容易受到各方钳制,导致监督难以贯彻。

  而获得监督权的燧人公司,却不一样,因为燧人公司在本质上,是私人企业,私人企业以盈利为第一目的。

  只有让水务公司产生盈利,才可以从中获得分红,同时燧人公司派遣的监督人员,在性质上属于私人企业员工,可以获得大量奖励,而不违反相关规定。

  在黄修远设计的结构中,企业获得管理权,全体员工可以拿到3%~24%的利润分红;燧人公司获得监督权,监督员和燧人公司拿到1%~8%的利润分红;官方获得所有权,以及拿到剩下的全部利润。

  为了让企业获得利润,经济督导办公室必然全力以赴,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利益。

  同样官方也不会轻易插手进来,毕竟国企存在的意义,第一是提供社会基础服务,第二是保证产业安全,第三才是盈利。

  只要企业可以维持良好的社会服务,又能保证产业安全,同时还可以产生盈利,那让燧人公司监督水务公司又如何。

  本身就和燧人公司合作过的,张广河也觉得这一套方案,有成功发展下去的潜力。

  官方掌握百分百的股份,这意味着最终决定权还在,只是给企业管理层加了一个笼子。

  回到会议大厅的郑建国,看到第二份方案,内心直呼:好家伙。

  估计真的按照这一套来,那些国企管理层都要哭了,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才知道第二家授权公司,竟然是这样一个模式来的。

  这份方案,自然不是在场的代表可以决定的,座谈会第一天结束后,各城代表纷纷向上面汇报,他们的上面也觉得非常棘手,又向上汇报。

  最后都到了紫光阁那边。

  11月23日。

  鲁省代表张广河,最先拿批复,上面只有简单的几句话:同意,先在水务公司试点,完善框架细节,将最终方案复函上来。

  看到批复最后的几个签名,张广河才知道黄修远手眼通天。

  这几天,尽管不知道上面是否同样,但是各个代表,还是和黄修远、蒋海霖等人一起,对联合水务公司的框架细节,进行了详细的讨论。

  现在拿到最终批复,他们顿时内心大定下来,开始更加深入讨论起来。

  另一边,从北平总部赶来的张通,也代表北控水务,和燧人公司展开合作谈判。

  由于燧人公司相当强势,双方的合同也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地方,在25号就确定下来,双方的法务正在检查细节和查漏补缺,估计月底就可以正式签署合同。

  在连续谈判和讨论中,终于在11月28日尘埃落定。

  三方共同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告了这一次座谈会的合作情况。

  如果说北控水务和燧人公司的合同,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那联合水务的出现,则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引爆了国内的舆论,特别是息息相关的国企方面。

  他们看到这个方案,顿时背后一凉。

  同时也被燧人公司骚操作,打得措手不及,别人家是官督商办,燧人公司却搞了反向操作,直接来一个民督官办。

  而且从目前公布的运行模式上,看起来好像真的可以做到。

  为了专门监督联合水务公司,燧人公司特别成立了一个全新的子公司——刺槐蚁经济互利公司。

  刺槐蚁和刺槐,是一对互利共生关系的生物,它们相互依存,这种生存模式,象征着刺槐蚁公司的经营理念:互利共生。

  联合水务的成立,将承包各城市的水务,和蓝色时代、北控水务一起竞争,共同运行国内的水务市场。

  目前那28个西北城市,已经和联合水务谈判,准备引进联合水务,控股当地的水务公司。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对于自来水厂这个大包袱,各个城市其实是一肚子苦水,恨不得立马将水务公司扔给联合水务。

  联合水务公司方面,公司主体员工,由之前的长安水务公司、晋阳水务公司合并,形成联合水务总公司。

  而燧人公司的蒋海霖,和鲁省代表张广河联手整顿,构建联合水务的管理层。

  另一边,刺槐蚁公司也在准备,派遣专业的人员,向联合水务派遣经济督导办公室。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