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合作达成
作者:岭南仨人      更新:2021-01-20 00:29      字数:2465
  与此同时。

  负责公司营运的林百杰,拿到深度回收工艺后,他正在思考着如何盈利的事情。

  技术转化组的组长蒋海霖,看完了一系列技术后,内心是非常惊讶的,因为燧人公司掌握的这些技术,足以创造一个大产业。

  “林总,我看可以找一些需要排污的工厂,和他们合作。”

  林百杰抬了抬眼镜:“说一下具体操作。”

  “那些大型工厂的排污非常大,又是环保部门重点关注的目标,单单是污水处理设备都是几百万起步,然后每年又要支出大量的电费、沉降分解耗材费用、管理费用等,又是一笔支出。”

  对此林百杰倒是知道,他之前工作的信发铝电、丰田合资厂,就有相关需求。

  “据我所知,汕美的信利电子厂,就是一个工业废水排放大户,每年粗略处理废水,就支出了七百多万,我一个同学在他们内部工作,听说今年信利电子厂有想法,从国外引进一套专业的污水处理设备,对方报价3400万米元。”

  “3400万米元?这帮外国佬下手就是狠。”林百杰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蒋海霖继续说道:“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毕竟单单设备就3400万米元了,加上日后的耗材和电费,我估计不会太低。”

  觉得这件事有操作空间的林百杰,点了点头:“确实,那就和信利电子厂谈一谈,我相信他们不会拒绝的。”

  ……

  信利电子厂。

  总经理办公室。

  门口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总经理林斌头也不抬的说道。

  助理开门走进来,将一份文件递过去:“林总,燧人公司在刚刚向我们发了一份合作咨询邮件,这是具体内容。”

  “燧人公司?就是那个收垃圾的燧人公司?”

  “是的,就是他们公司。”

  看了一眼邮件内容,林斌有些诧异,因为燧人公司竟然想承包信利电子厂的污水和工业垃圾处理。

  “林总,我们或许可以考虑一下,毕竟考特那边报价太高了,而且每年其他费用也不低。”助理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他们有这个技术吗?别到时候污水不达标,让我们吃罚单。”

  助理急忙回道:“前几天,他们公司还上过国家新闻,他们董事长还亲自喝了处理后的水,技术应该还可以。”

  林斌犹豫不决了一会:“那就和他们预约一个时间,看看对方的报价。”

  “没问题。”

  信利电子厂有谈判的意思,很快双方就确定了一个谈判时间。

  8月15日。

  炎热的夏天,来空气都带着难以消除的燥热。

  林百杰、蒋海霖代表燧人公司,来到了汕美大道与香城路交界处,双方约定见面的地点,就在信利集团旗下的巴黎半岛酒店。

  二楼的商务包厢内。

  林斌这几天,也抽空了解了一下燧人公司,尽管这个公司是回收垃圾的,但是拥有的资本并不弱。

  单单是燧人公司的董事长,上一次的5亿捐款,就足以证明燧人公司不缺资金。

  双方寒暄了几分钟,林斌便试探的问道:“贵公司真具备处理电子污水和废弃物的技术?”

  “那是自然,如果合同签下去,我们没有办法做到,可是需要支付贵公司违约金的。”林百杰信心十足地回道。

  林斌一想也对,合同一签订,如果燧人公司违约,那信利集团肯定要对方赔偿违约金,他便接着问道:

  “那贵公司的设备报价多少?”

  “我们公司的设备并不出售,而是承包信利电子厂的排污,包括污水和固体废物,不包括废气。”

  林斌神色古怪起来,这种承包还真是少见:“那费用是多少?如何收费?”

  “以信利电子厂目前的规模为基准,每年3000万处理费,如果信利电子厂日后扩大规模,那就需要另行讨论增加处理费。”

  “每年3000万?太高了。”林斌摇了摇头。

  林百杰却拿出另一个条件:“贵公司没有考虑另一件事,那就是废水处理后的再利用,可以减少工厂的水费。”

  “这也不多吧!现在工业用水也就两块钱一方。”信利电子厂的另一个副总反驳道。

  林百杰微笑着:“哈哈,难道贵公司的用水可以直接使用?据我所知,电子厂的一部分生产用水,可需要纯净水的,这些纯净水的处理费用不少吧!”

  “难道燧人公司处理后的水,就是纯净水了?”那名副总质疑道。

  林百杰从公文包取出一份检测报告递过去:“这是之前的三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对于我们公司处理水的检测报告,我向各位保证,如果达不到纯净水标准,就算我方违约。”

  “可是这个价格……”

  双方据理力争,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确定为每年2400万处理费,合同签五年。

  而信利电子厂方面,需要自备污水蓄水池、纯净水蓄水池,以及根据燧人公司的设计方案,设置管道、抽水设备。

  其他固体废物方面,则全部堆放在一间仓库,定期通知燧人公司运走即可。

  根据合同的条款,除非遭遇不可抗力,否则燧人公司不得无故暂停污染物处理,而且必须保证水质达标。

  而信利集团方面,污染处理费必须按月提前支付,如果没有按时支付费用,燧人公司有权利单方面中止合同,并要求赔偿违约金。

  合同一签订,信利电子厂方面,就拿到了一份设计方案,开始筹备污水池、净水池、管道和抽水设备。

  另一边。

  林百杰又带着人,马不停蹄向另外两个工厂而去。

  这两个工厂,一个是信利电子厂的同行——德昌公司;另一个是岭峰纸业。

  德昌公司的电子厂、岭峰纸业的造纸厂,都在埔边镇这边,距离燧人公司的总部还不远。

  经过一番谈判,和德昌公司签下了污染处理费,价格是每年1200万;和岭峰纸业签下的价格,则是每年720万。

  这个三个合同,就为燧人公司,每年带来4320万的收入。

  黄修远看了合同后,也没有太在意,现在这些公司还不知道,等到2014年新环保法出台,加上官方要去落后产能,他们就明白燧人公司的重要性。

  而高度依赖燧人公司处理污染的工厂,将不得不考虑燧人公司的态度,除非他们愿意痛下决心,自己搞独立自主的污染处理。

  只是这样做,会明显得不偿失。

  第一个问题,是一次性的设备支出巨大;第二个问题,是运行费用可能比燧人公司的收费还高;第三,则是污染物处理,可能达不到燧人公司的水平。

  一旦控制工厂的污染处理,相当于捏住了工厂的肾脏,没有燧人公司,他们可能要直接领饭盒。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