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罗谦
作者:皇尘      更新:2020-11-30 13:52      字数:3266
  网 ,最快更新万维</a>最新章节!

  皇宇辰一听,不由的将头转过,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罗谦,脸上神色不动,轻声问道:“你有何办法?

  罗谦一看皇宇辰回头,赶忙冲皇宇辰施礼,而后几步走到皇宇辰面前,单膝跪地道:“亲王大人,不知您想要的是完整的章阳城,还是破败的章阳城?

  皇宇辰一听,笑了,道:“我要一个破败的章阳城有何用途?

  “若大人想要完整的章阳城,就不能正面用兵,攻心为上。罗谦立刻道。

  “你有攻心的办法?皇宇辰来了兴趣。

  这罗谦头脑灵活,有的时候是能想到一些意外的办法。

  “章阳城经过一场磨难,虽然现在平息,但这磨难在所有章阳城百姓心中都是无法抹去的。

  “只要想办法让他们回忆起这些磨难,激发内心的动力,章阳城即可不攻自破。

  罗谦看看皇宇辰,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成。

  只是他刚刚加入皇宇辰的麾下,正是要表现自己的时候,如果他能帮皇宇辰拿下章阳城,自己在军中的地位立刻就能提升。

  尤其是在皇宇辰心中。

  这点对于罗谦来说,十分重要。

  “你说的磨难,是之前章阳城内发生的屠戮事件吧。皇宇辰神色微动,轻声问道。

  他不是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只是之前忠于祈天之人都已被屠戮,现在章阳城怕是已经铁板一块,只要章阳城不破,这件事怕会被深深的压在所有章阳城百姓的心底,无一人敢说。

  “正是!罗谦看向皇宇辰,道:“章阳城算是赤虹山地区的大城,属下就在章阳城边不远的村中长大,直至数月之前,章阳城还都是一番太平盛世。

  “直到西王府攻入章阳城,当时的守将为了保所有百姓性命,开城投降,也因为此事,守将没了性命。

  “城内有众多忠于帝国之人,但这些人却悉数被西王府屠杀,敢反抗西王府统治之人,均都没有逃出这个结果。

  “但对西王府的仇恨,却已经深深的埋入了所有章阳城百姓的心中。

  “后面,西王府在章阳城内征兵,几乎带走了所有青壮年,章阳城没了反抗的力量,只能屈服西王府。

  “但现在的章阳城看似时分坚固,内部却没有民心支持,只要亲王大人获取民心,拿下章阳城,就不是问题。

  罗谦将这些事娓娓道来,说的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但这话听到皇宇辰的耳中,他却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罗谦,他说自己一直在章阳城外的村中生活,却怎么能清楚的知道这么多事。

  结合之前他在义丰城的表现和所有义丰城军士对罗谦的信任,皇宇辰心中大概猜出了一些。

  这罗谦,肯定不是他口中的那个平平无奇的村民,他一定是章阳城人,且之前的地位和威望,就不低。

  皇宇辰眯着眼睛,看看罗谦,他并没有接着罗谦的话向下问,而是道:“罗谦,你之前,

  就是章阳城内人吧。

  罗谦闻言一愣,随即低头,轻声道:“是。

  见罗谦好似不愿说,皇宇辰也就没打算再问了,皇宇辰既然将他收入麾下,就不会太在乎此人的身世,只要此人不做出背叛之事来,对他都没有影响。

  “你方才说这些事,办自然是能办的,但却需要一个能在章阳城百姓之中有威望,一呼百应之人,现在的章阳城内,这样的人,是不是都死绝了?

  皇宇辰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罗谦,他能出这样的计策,肯定是已经想好了相应的对策。

  罗谦迟疑一下,忽然单膝跪地,道:“亲王大人,我……愿亲自去做此事。

  皇宇辰一点都不对罗谦的话感到惊讶,他方才问出那句话,就已经知道罗谦在章阳城是有一定地位的人了。

  只是不知道他为何后面加入了西王府,而西王府还能将义丰城交给他来防守。

  如果他是章阳城内忠于祈天之人,怕早就被西王府杀了,如果他不是,又怎么能做到一呼百应呢?

  皇宇辰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罗谦,脑中却在快速运转。

  在皇宇辰看来,罗谦如果想完成此事,有几个条件是必须满足的。

  首先,他必须要进入章阳城,还不能悄悄进入,要以正常的方式进入,这才能在章阳城行事。

  其次,罗谦要在章阳城中拥有一定话语权,这样他说的话才能传播,才能有人听到。

  最后,在这个过程中,罗谦要不顾生死,冒着随时被人杀死的危险来做这件事,且时间不能太长,要控制在三四日之内。

  这三个条件放出来,就说明这件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况且罗谦自身之事,他是义丰城的守将,肯定已经投降了西王府,可能之前为了获取西王府的信任,罗谦还做了许多事情,这些事情肯定都是破坏章阳城百姓感情的。

  哪怕他之前是章阳城的高层人员,现在投降了西王府,却也威望全失了。

  那罗谦又要怎么做到他口中所说之事,如果皇宇辰同意,不就是让罗谦去送死吗?

  皇宇辰看看罗谦,道:“我若让你去做此事,就和让你去死,没有什么区别。

  罗谦闻言,忽然抬头,道:“亲王大人,此事……对我十分重要,还请亲王大人首肯!

  皇宇辰看看罗谦,看到他脸上那坚定的神色,不由心中一动。

  这罗谦明显还有什么没说出来的事情,他从一个章阳城的高层变成了西王府的守将,在这个过程中他做过什么,几乎想象就能猜到。

  而现在他又要回到章阳城,西王府对他的信任都会打折扣,何况章阳城的百姓了。

  只不过有一件事皇宇辰还没弄清楚,如果罗谦是一个坚定投降西王府的人,那些义丰城的守军,为何对他马首是瞻。

  要知道,义丰城的守军,怕是大部分都是从周边征召之人。

  如果罗谦不是一个坚定的投降西王府的人,他也不可能成为义丰城的守将,必然早

  就被杀了。

  如果他是,那这些跟随罗谦的军士,又该怎么解释……

  皇宇辰有些想不通,再看向罗谦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的神色。

  随后,皇宇辰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罗谦,你可知道,你若是想这么做,对你,对我,甚至对整个章阳城,都是一个考验。

  皇宇辰的话说的很含蓄,但却说清了他现在的心境。

  罗谦毕竟才刚刚投降皇宇辰,做了几天皇宇辰的亲兵,对皇宇辰算是有些了解,也知道皇宇辰身边之人都是什么样的。

  如果他现在离开皇宇辰进入章阳城,皇宇辰不能保证他就一定忠于自己不会倒戈,如果罗谦倒戈,对于皇宇辰这一方面来说,不是好事。

  对于罗谦,也同样如此,他需要重新取得信任,就一定要透漏一些皇宇辰军中的细节,且这些细节还不能是假的,否则会被人看出来。

  一旦被看出来,罗谦必然死于非命。

  而后,就是章阳城的百姓,罗谦如何获得他们的信任,要知道,现在章阳城内,一定在奉行一种恐怖的统治方式,任何人有反抗的苗头,可能立刻就会被击杀。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谦要去做的事情,实在艰难。

  虽说艰难,皇宇辰心中还是觉得这件事是可行的,只是对于罗谦,皇宇辰还没有完全信任。

  “亲王大人,章阳城,是我故乡。罗谦抬头,看向皇宇辰,道:“我眼睁睁的看着家乡落入恶魔之手,我却无能为力。

  “不光如此,我还必须与这些恶魔为伍,成为他们的帮凶,甚至为了获取信任,不惜亲手杀掉我的同僚,甚至杀掉我的亲人。

  “这仇恨,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中,让我痛彻心扉,夜不能寐。

  “如今碰到亲王如此英主,我才看到复仇的希望。

  “还请亲王大人同意我的计谋,让我去吧!

  说完,罗谦躬身下去,整个人蜷缩的趴在地上,向皇宇辰行了大礼。

  罗谦的说法,和皇宇辰意料的,没有太大差别。

  但他心中还是在犹豫,这件事太冒险了,一旦不成,章阳城可能会玉石俱焚,城内百姓都会遭殃,就算最后自己强行攻破了章阳城,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皇宇辰甚至想象到了那尸山血海的样子,眉头微皱,犹豫不决。

  就在此刻,一旁的庄乐贤看了看皇宇辰,轻叹一口气,道:“行了,你不用踌躇了,我跟他去。

  庄乐贤如此说,让皇宇辰和罗谦都是一愣。

  皇宇辰看向庄乐贤,只听庄乐贤懒洋洋的道:“我留在你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看到这大城,你不让我进去爽一下,我心里也痒痒。

  “你不是怕这件事有问题吗?我和他一起进城,如果有任何问题,我就先杀了这小子,然后将里边的西王府高层都杀了,事情不就解决了?

  看到庄乐贤懒洋洋的样子,罗谦却是开口道:“庄大人,章阳城中,有一个高手,修为高深!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