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出兵,章阳城
作者:皇尘      更新:2020-11-30 12:19      字数:3314
  网 ,最快更新万维</a>最新章节!

  正午,两万余人军队已经在义丰城前完全集结完毕,只等皇宇辰一声令下,开拔章阳城。

  皇宇辰离开武府,走到城门附近,王俊良带着手下几名将领前来送行。

  虽然十分不愿意,但张明远和桂永年还是将手下精锐交给了王俊良统领,这既可以保证义丰城不会失手,有能保证他们对这些部队的管理权。

  当然,这些都看在皇宇辰眼中,但他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如果王俊良连这点事情都无法解决,那也不可能成为日后他身边的供股之臣了。

  王俊良走在皇宇辰身后,到了城门附近,停住脚步。

  义丰城外,是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明远城军士,军容标志,雄姿英发。

  光看表面,还真有点精锐之师的样子。

  皇宇辰扫视了一圈明远城的部队,脸上没有一丝神色。

  一旁的王俊良轻声道:“亲王大人,三日后拿下章阳城,再如何?

  皇宇辰转头看向王俊良,微微一笑,道:“我会拍人来和你交接,暂时,你就先守在义丰城吧。

  说完,皇宇辰径直向前走,高声道:“开拔!再也没回头去看王俊良一眼。

  王俊良看看皇宇辰的背影,心中还有些感慨,几日不见,皇宇辰好似又成熟了几分。

  不过他对于自己成为义丰城守将之事还是十分高兴的,皇宇辰能千里迢迢将自己弄过来,这就说明自己在他心中还是值得信任的。

  故此,王俊良回到城内之后,立刻开始着手安排义丰城的防守事宜,这义丰城如果守不好,他王俊良的宏图霸业,也就到此为止了。

  ……

  皇宇辰将两万军士分成三批,前军两千人,中军一万,后军八千,前后相差五里,快速向前推进。

  但皇宇辰并未安排军中斥候,他让饲生者走在队伍之前,时刻汇报看到的任何情报。

  对于皇宇辰的安排,再没有任何一个将领提出异议,现在的皇宇辰在他们眼中,好似有了一意孤行的意思。

  两万军士前去攻打章阳城,若是章阳城凭城死守,恐怕即便消磨了所有军力,也是不够的。

  这些将领没有攻破章阳城的妙计,故此也不会来触皇宇辰的霉头。

  深厚的积雪之中,所有军士都无法骑马,皇宇辰也是一样,和众多将士一起踏雪前行。

  只不过全军之中,皇宇辰和庄乐贤的身体从不曾陷入积雪之中,他们的脚步都轻盈的走在表面的积雪之上,十分轻松。

  单从这一点来看,皇宇辰和庄乐贤的修为已是极高,可以轻易的控制自己身体不至于陷落。

  大军行进,这速度并不太快,不过这也给了皇宇辰时间,让他能仔细的思考如何攻破章阳城的问题。

  说起来,这还是皇宇辰第一次率领大队人马出征攻城。

  他内心之中,自然也是有些紧张的。

  大队人马之间的战斗,需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有一点细节考虑不周全,可能就会导致满盘皆输。

  对于这一点,皇宇辰是十分谨慎的。

  两万大军,只带了五日的口粮,算上两日路程,其实留给皇宇辰攻城的时间,只有三日。

  带领部队攻城,和带着几个高手混入城内绝对不是一个意思。

  而且像章阳城这样的城池,恐怕不是只有一个守将。

  从罗谦口中,皇宇辰大概知道了一些章阳城的情况。

  这城池之前是经过西王府的血腥清洗的,那些忠于祈天帝国之人,此刻恐怕已完全被屠戮殆尽了。

  想和义丰城这般招降,恐怕十分困难,皇宇辰此刻正在脑中考虑一个万全之策,一个可以一击致命拿下整个章阳城的计策。

  只是这种计策,可没那么容易想出来。

  …………

  二百里外,章阳城。

  今日,是一个好天气,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在寒冷的冬季,也能让人感受到一丝暖意。

  章阳城的城前之上,放着一把椅子,椅子旁边放着一张茶桌,茶桌之前,一座径直的小炉,上面正做着一把古朴的茶壶。

  一个青年将领,悠闲的坐在城头之上,他时不时端起身旁的茶杯轻酌一口,好不惬意。

  即便在这样明媚的天气里,外面也是很冷,这青年将领如此惬意的坐在城墙之上,十分怪异。

  一阵微风吹来,旁边守卫的军士,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对这青年将领的怪异行为,已是见怪不怪了。

  看着章阳城外的景色,那青年嘴角轻起,一双英目之间精芒四射,一看此人便是十分强干。

  “报!

  一人快步走上城墙,但上了城墙之后,他的脚步却慢了下来,轻轻的走到这青年将领身侧,在青年将领身边道:“主上,新战报到。

  “说说。那青年将领再次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云淡风轻。

  “祈天亲王皇宇辰,忽然出现在义丰城,拿下了正在进攻义丰城的明远城部队指挥权,明远城城主师飞逃离。

  “现在义丰城已在亲王皇宇辰的麾下,他此刻正集结了两万军队,向章阳城的方向逼近。

  那人快速说完,但声音很轻,好似生怕别人听见一样。

  此话被青年将领完完全全的听到耳中,但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拿起茶壶,将里面烧开的茶水,给自己倒满。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问道:“到哪了?

  “距章阳城,还有不足二百里。那人轻声道:“不过他刚刚取得了部队的控制权,恐怕战力不会太强。

  “那你可就小看他了。青年将领双目微眯,看向远方,轻声道:“你还能有我了解他?

  那人闻言,微微一愣,没说什么,顿了一下,这才问道:“主上,可有什么吩咐?

  “没有,你且下去,再有其他情况,随时报我。

  那青年轻轻的说了一声,好似此事与他无关。

  身后之人低声应是,而后缓步退下,他的脚步声音极轻,好似生怕打扰了这青年的清净。

  “城里边的湖,砸开了吗?那青年回头,问身后的军士。

  那军士闻言,

  转头向城内看去,只见几个军士打扮的人正在城中一片湖面之上用兵刃捶打湖面,看样子想弄个冰窟窿出来。

  “回将军,还没有。那军士轻声回道。

  “真麻烦!青年将领低声骂了一句,而后随手将身旁剑鞘之内的长剑拔出,顺着天空劈了一剑。

  只见一道明亮的剑气腾空而起,而后消失在天空之上。

  那青年抽剑入鞘,再次拿起茶杯喝茶。

  片刻之后,那道明亮的剑气从天而降,直接劈在湖面之上,只听一声巨响,湖面上被辟出一个大坑,露出厚厚冰层下的冷水来。

  “去,亭子给我搭好,我过会去钓鱼。青年将领随意的吩咐一声,身后军士立刻领命,快速走了下去。

  湖面之上,一众军士开始快速忙活,很快,一个凉亭就搭好了,凉亭之中,还放置古朴桌案和座椅。

  一把鱼竿深入湖水之中,为了避免湖面结冰,左右还站着两个军士,不停的用手中兵刃去捅开那马上动起来的冻水。

  青年微微一笑,一个闪身,消失在城墙之上。

  随后,他的身影便出现在凉亭之中,手中拿着鱼竿,一边喝茶,一边钓鱼。

  好似整个章阳城都对此事见怪不怪,街道上的行人还是一样奔忙,无一人向此处观望。

  “皇宇辰……你可算是来了。

  那青年将领一边钓鱼,心中一边暗暗想到。

  ……

  军队向前行进至深夜,大约走了四十余里,皇宇辰下令全军原地修整。

  在皇宇辰的命令之下,所有军士这才开始原地休息,一天的疾行,已经够这些新兵受的了。

  皇宇辰看看军营之中休息了军士,一天的急行军几乎已经耗去了他们全部的体力,这明显是训练不足的结果。

  这样的军士只能充数,却完全达不到精锐部队的程度。

  这时候,皇宇辰忽然想起了之前在飞地,和余生并肩作战的场景。

  想着他们千人千骑在整个飞地横冲直撞的场景,那样的军士,才能称之为精锐。

  如果东王府的精锐部队在他手中,无论什么城池,皇宇辰都敢试试。

  不过他手中现在也只有这样的军士,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用这样的军士打下章阳城,每每想到这,皇宇辰就一阵头疼。

  他还没有想到一个万全之策,能用最少的兵力,拿下章阳城。

  皇宇辰走到自己的大帐之中,坐在首位之上,帐内没有其他人,只有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庄乐贤,和站在皇宇辰身后的亲兵罗谦。

  庄乐贤抬头看了一眼皇宇辰,看他有些愁眉不展,忽然咧嘴一笑,道:“你又怎么了,天天闷闷不乐的,你累不累?

  皇宇辰没说话,这些话和庄乐贤说,就等于对牛弹琴。

  看到皇宇辰不理他,庄乐贤一下来劲了,他坐起身,看向皇宇辰,道:“问你,你怎么了!

  皇宇辰看了庄乐贤一眼,道:“我想不出攻破章阳城的办法。

  而就在此刻,身后的罗谦却道:“亲王大人,我有办法。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