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空降
作者:皇尘      更新:2020-11-29 13:07      字数:3249
  网 ,最快更新万维</a>最新章节!

  “敕康城中,肯定有那些杀手的头领,他没有现身,敕康城的事情就不算完。皇宇辰淡然的冲庄乐贤一笑,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我懒得管你这些破事,没我事了吧?没有了我可歇着去了。庄乐贤白了皇宇辰一眼,很明显对皇宇辰所说的话并不感冒。

  但这潜藏在民间的神秘杀手组织,皇宇辰是一定要将其连根拔起的,不然这对日后整个祈天的操控,都会是一个隐患。

  按照之前得到的情报,这杀手组织更像是祈天之内隐藏的地下皇帝,他们想让谁死,谁就能死。

  这样的权势,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帝王,这是皇宇辰绝对不能容忍的。

  “跑了这么远的路,也没有个银子拿,我真的是命苦啊……庄乐贤一边抱怨,一边走入武府后方。

  这义丰城内,可没有让他去消遣的酒肆,现在庄乐贤除了无所事事,就只能睡觉了。

  对与庄乐贤,皇宇辰也是十分无奈,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他现在和庄乐贤的关系已经十分融洽,两人之间也不再存在什么秘密,皇宇辰也无需再担心庄乐贤会对他如何,可以完全信任了。

  不管庄乐贤的目的是什么,都肯定不是祈天帝国,这一切的根源都在皇宇辰身上,只是他自己现在还并不清楚而已。

  翌日,天明。

  皇宇辰召集一众将领在武府议事,当一众将领抵达武府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皇宇辰身侧的王俊良。

  王俊良的打扮活脱脱的就是一猎户,尤其是他那一刻光滑的秃头,能让人第一时间就完全记住。

  所有将领都一一入座,每个人心中都大概知道皇宇辰要说什么。

  三日过去了,西王府还没有任何动静,而昨天夜里,皇宇辰的贴身侍卫二十个饲生者也都回到了义丰城内,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皇宇辰要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今日召集各位来,是要说一件事情。皇宇辰见所有将领全部集结完毕,轻声道:“今日,我们便拔营,前往章阳城,务必在三日之内,将章阳城完全拿下。

  皇宇辰的话并未引起太多的骚动,因为这件事是很明显的。

  占领了义丰城,西王府没来回援,章阳城也是一片死寂,要保住义丰城,章阳城就必须要拿下,这是很容易就能想到的问题。

  所有将领都跃跃欲试,因为皇宇辰并不像放弃义丰城,这一点他们也能明显的感觉到。

  那这样,就会出现一个空缺——义丰城守将。

  成为了义丰城守将,就说明在皇宇辰的体系当中,单钢了重要的角色,这对所有将领来说,都是具有十分诱惑的事情。

  “任何人有任何意见,现在说。皇宇辰扫视了一下所有将领,轻声道。

  “对于亲王大人的想法,我没有任何意见。张怀远道。

  他认为自己会是主要人选,毕竟他是明远城的首席幕僚,对所有将士也都最熟悉。

  “我也

  没有意见。桂永年也轻声道。

  桂永年同时也觉得自己也是守将的很好的人选,因为皇宇辰将义丰城的降兵放在了他的队伍中。

  没有人再比这些义丰城降兵更适合防守义丰城了。

  所有的将领也纷纷表态,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这件事情是势在必行的,赤虹山的归属,就在章阳城一战。

  “我意,留六千守军在义丰城继续防守,剩余两万余人随我一同前往章阳城。

  皇宇辰轻声道:“故此,我离去之后,义丰城要留一人为守,保我整个赤虹山区域的大门。

  皇宇辰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的将领都是跃跃欲试,因为皇宇辰刚刚成为这支部队的首领,所有的将领机会都是对等的。

  “王俊良。皇宇辰回头,看了王俊良一眼,王俊良上前一步,站在所有人面前,那一颗光头,硕硕放光。

  “此人是我部下,武师修为,就由他来但人义丰城防守之则,军士,由张明远部抽取三千,桂永年部抽取三千,其余人等全部重新编队,现在开始整理装备,下午出发。

  “一日之内赶到章阳城,务必在三日内将章阳城拿下!

  皇宇辰的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俊良的脸上,他们不相信,这个看起来有些憨厚的秃子,居然是武师级别?

  而且,皇宇辰居然选他来做义丰城的守将,他完全没有接触过义丰城军士,有怎么可能和整个部队打成一片?

  自然,皇宇辰有他自己的考量,他不可能任由义丰城军士自成一派,这支部队必须是在他的指挥下战斗,而不是在别人的指挥下。

  故此,将王俊良召集过来,也是分化军队固有力量的一众手段。

  况且王俊良有武师修为,只要他不傻,加上下面的各级军官,防守义丰城,难度并不大。

  “亲王大人……这……张明远明显有些失落,他立刻就读懂了皇宇辰的意思。

  这分明就是在分化他和桂永年的权利。

  整个明远城部队之中,他二人一人是首席幕僚,理论上有全军的统领权,另一人即是幕僚,有是将军,可以说他两人的权利是最大的。

  皇宇辰的这一招,不光将他们手下的实力减少,而且还弱化了他们的权利,在他们之上隐隐多出一个王俊良来,这样的情况,张明远怎么看不出来。

  “怎么?皇宇辰看向张明远,问道:“你对我的安排,有意见?

  张明远微微沉吟,随后坚定道:“亲王大人,末将并不是对您的安排有意见,只是这位大人并未了解过部队,是否能胜任义丰城守将,末将存疑。

  “末将也存疑。桂永年立刻道。

  皇宇辰看了看在场其他人的表情,知道他们心中都不服。

  这很好理解,一个桀骜不驯的部队,忽然空降一个指挥官过来,这人之前还名不见经传,必然不可能服众。

  王俊良见状,呵呵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初来乍到,

  你们对我存疑也很正常,不过这是亲王命令,你们还是别抗命了,对你们也没啥好处。

  王俊良这话听起来好似十分憨厚,但其中暗含威胁。

  但此刻张明远明显有些上头,他立刻开口道:“我等并非抗命,只是对你这义丰城守将是否称职,心存疑虑。

  王俊良闻言,忽然咧嘴一笑,道:“你心存疑虑?

  “我等全部心存疑虑!桂永年道。

  “好,那我就说说。王俊良默默自己光头,道:“我昨夜就已经到了义丰城,从你们安排军士的方向看,立刻就发现了薄弱点。

  “首先,城墙之上堆放了太多杂物,包括兵器粮草都堆放在城墙之上,这一旦有战事开启,兵器和粮草不光有被焚毁的危险,还会阻碍道路,这是很致命的一点。

  “其次,城墙之下,并未架起备用的炉灶,没有炉灶,就不能烧制开水和热油,这若是碰到数倍于我的敌军,如何应敌,不手忙脚乱吗?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义丰城虽然看起来城高墙厚,但城池太小,定不能久守,最好的办法是在义丰城对面,再修建一座土城,和义丰城之间相互呼应,彼此支援,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王俊良呵呵一笑,而后看向张明远,道:“我就先说这么多,你还有什么不懂得,下来我再教你。

  张明远一听,脸色立刻变化了几次,他想反驳王俊良,却根本找不到反驳王俊良的点来。

  作为幕僚,他当然知道这些事情的隐患,之所以一直没说,是因为还没到时候。

  却没想到这忽然出现的守将提前一步将这些说了,到好似说的自己什么都不懂一样。

  皇宇辰看看张明远的样子,再看看其他将领,知道王俊良说的这些已经足够,便轻声道:“王俊良是我属下,能力足够,此次前往章阳城,我还需战力较强的将领跟随,明远,永年,你二人都是幕僚,作战之时也需要你二人在我身侧出谋划策。

  “现在拿下章阳城才是最关键之事,我知道你等忠心于我,怕义丰城有失,但我相信王俊良,一定能胜任,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皇宇辰已经如此说了,也算是给了张明远等一众将领台阶,现在再不下,可就真下不来台了。

  故此张明远,桂永年等一众将领纷纷躬身,高声道:“遵命!

  “立刻开始准备,今日出发!皇宇辰当即下令,而后看了一眼王俊良,道:“你去和张明远桂永年交接,六千军士,留十日粮草。

  “遵命!王俊良领命,所有将领纷纷退下,各自行事。

  皇宇辰坐在座位之上,目光变得深邃。

  身边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想很好的驾驭他们,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他后面还会调整张明远和桂永年手下军士的数量,以此在削弱其他的将领,慢慢一步一步的再将自己的人提拔上去。

  征战天下这事,还真的是有些让人头疼。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