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收心
作者:皇尘      更新:2020-11-28 13:46      字数:2216
  网 ,最快更新万维</a>最新章节!

  皇宇辰面色平静,看着跪倒在地的罗谦和一众义丰城降卒,心中却是有些惊讶。

  一旁的一众军士纷纷侧目,不知道这罗谦玩的是哪出。

  他们不可能对罗谦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之前的战斗,罗谦用了非常之计,使得义丰城损失了一千多将士。

  这些军士的遗体就埋在义丰城不远处,昨日才刚刚下葬。

  张怀远站在皇宇辰身后,脸上阴晴不定,他肯定不希望罗谦加入皇宇辰的阵营,这样会破坏他在军中的地位。

  本来,明远城部队之内,除却师飞之外,就是张怀远的位置最高,全力也最大。

  作为整个明远城部队的首席幕僚,又是师飞的心腹,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师飞。

  但现在师飞外逃,他归降了皇宇辰,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而这个罗谦,思维缜密且头脑灵活。

  如果此人加入了皇宇辰的阵营,势必会对他张怀远的地位造成一定影响。

  “你这是何意?皇宇辰淡然的看着罗谦,对于此人的行经,他有些弄不清楚。

  如果要归降,为何之前不做,这离去了又折返,又是何意?

  其实对于皇宇辰来说,他并未将很大的经历放在罗谦身上,此人的确有些能力,但给皇宇辰留下的并不全是好印象。

  “亲王大人赎罪,之前之所以未归降大人,是想知道大人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主,期间对大人言语不敬,还请大人赎罪!

  罗谦此刻跪在地上,语气道是十分诚恳,也完全没有了他之前的那种状态。

  此刻的罗谦,看起来才是他的真实面貌,之前好似都是装出来的。

  皇宇辰心中微微一动,此人还真是心思缜密,之前说过的那么多话,做过的那些行动和动作,原来都是要试探自己?

  此人真是胆大包天,他凭什么认为皇宇辰不会杀他?

  “你一直在试探我?皇宇辰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亲王大人,跟此等小人还有什么可说的,他现在就敢开口欺瞒大人,以后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张怀远见缝插针,立刻在皇宇辰身后说道。

  皇宇辰没说话,而是看向罗谦。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和大人说话,你滚一边去!罗谦抬头,径直瞪了张怀远一眼,而后冲皇宇辰一笑,再次低下头。

  “大人,我所说句句是真,现在想投靠亲王大人,也是真心实意!

  皇宇辰听到罗谦直接开口骂张明远,脸上微微一动,身后的张怀远怒不可遏,恨不能现在就抽刀上前劈了罗谦。

  但皇宇辰在前,他却不敢如此放肆,刚要开口骂回去,却听皇宇辰道:“哦,你且说说,你之前所作,到是为何?

  罗谦闻言,轻轻抬头,道:“最开始见到大人,不觉得大人是人中龙凤,总觉大人不堪一击。

  “当时只想活不了了,故此言语张狂,也是为了试探大人底线。

  “后和大人交谈,得知大人心中所知所想,尽皆为了帝国

  ,也确定了大人身份,故此才同意大人意愿,让义丰城开城投降。

  “之后,在和大人的接触之中,确切知晓大人心中所愿,为再确定大人信誉,故此再和大人切磋,却没想大人言而有信,对我这小小降将都能如此,何况整个天下。

  “离开之后,还怕大人派人追杀,故此等了这半天,才又折返回来。

  “经这几天,已明知大人为人,言而有信且胸怀天下,有容人之亮且谋略上佳,是不可多得的人住。

  “在这天下风雨飘摇之际,罗谦愿意投靠大人身边,哪怕做一伙头兵,也不想浪费光阴,荒废了这报国之心!

  罗谦低声陈述,几句话就说清了他心中所想,也说清了他的心路历程。

  罗谦此人的确心思缜密,为了确定皇宇辰到底是不是能跟随的主上,不惜以自己性命做赌注,三番两次的试探。

  终于在被放离之后,皇宇辰未派一人跟踪,如此磊落行事,才最终触动了罗谦,让其有了归降之心。

  本来罗谦也不想就这么回乡,以他的能力,若在部队之中,必然可成一番基业。况且皇宇辰这样的人主,在这整个祈天之内,也不可能再找到第二个了。

  “牙尖嘴利花言巧语,怎知你所说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张怀远立刻在皇宇辰身后道:“你说你是真心归降,你之前才帮了西王府受义丰城,我还说你是奸细呢!

  皇宇辰闻言,神色一动,没说话。

  对于罗谦,他可留可不留,但现在在明远城部队之中,没有一人是他皇宇辰的嫡系力量,这张怀远,表面上归顺了皇宇辰,暗地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前在武府之中,那传令兵瞄向张怀远的一眼,也让皇宇辰记忆犹新。

  一个传令兵都是他张怀远的人,日后如果真的要做什么事,自己岂不是也要听这张怀远的?

  这可和皇宇辰心中想法差的太多了。

  而且这罗谦想要进入皇宇辰的阵营,张怀远这一关他如果都过不去,也不可能长久的留下。

  这点能力都没有,要他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罗谦闻言,径直抬头,看向张怀远,嘴角一挑,轻声道:“怎么,你算是哪根葱,也敢在亲王大人面前放肆?

  张怀远闻言,眉头紧皱,看向罗谦心中怒火中烧。

  一个降将,一个出身低下无权无势之人,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张怀远再怎么说也是明远城的首席幕僚,即便是在皇宇辰手下,他也还是首席幕僚,皇宇辰有些不懂的事情还要问他。

  他怎么会受得了有人这样和他说话。

  张怀远直接瞪眼,对这罗谦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降将,你口中所说所有事,你尽皆不可能自证,我说你是奸细,怎样,让我说中心事了吗?

  罗谦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是奸细,日后便会清楚,道是你张怀远,你是不是奸细,可就说不清了。

  “你还真的会贼喊捉贼,我最先投降亲王,如何又是奸细了?张怀远听到罗谦如此说,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