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天之左手
作者:金佛      更新:2020-09-16 16:52      字数:2023
  这对于陈旭来说,这是一场难得机缘,这比起来观看一场,参与之大还要大。

  他本身就是有着道尊领悟,加上道德天尊的附身,对于天地万物的规则感悟的无比深刻。

  这时候,一道金桥腾空而来。

  彼岸金桥。

  这是道德天尊成名神通之一。

  送人助彼岸。

  不脱彼岸,不得超脱。

  这是超脱天地之道。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蓝衣人哈哈大笑,不断轰击着帝拳。

  帝拳这一回真是碰上了对手。

  彼岸金桥被蓝衣人打得不断颤动。但蓝衣人却是无法打破。

  陈旭也算是看出来,对方就是跟当初自己一样,就是干,不讲究什么规则,就是干。

  打破一切规则,打破一切,这就是对方的武道。

  两者的武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简直就可以说是彻底的不同。

  双方之间,完全是两个道路。

  陈旭却是看出来,对方的大道,更加强大。

  “很强啊。”彼岸金桥镇压一切,横贯天地,快要镇压对方了。

  这时候,蓝衣人背后的伞突然进入蓝衣人身体之内,让蓝衣人气息更加强大。

  一拳拳将彼岸金桥打得不断震动起来,开始慢慢退后。

  道德天尊见此,淡淡地说道:“散。”

  到了这个境界的大人物,当然言出既法。

  彼岸金桥说散就散。

  道德天尊这个时候,眼神之中终于出现一丝认真。

  他伸出一只手抓向蓝衣人。

  蓝衣人忽然脸色变化之大。

  因为他从道德天尊这一只手里面看见了天道的衍化。

  陈旭也是身躯狂震,因为他得到另外一门传承,天衍七剑。

  完整版的天衍七剑,这竟然是道尊开创出来的绝学。

  伴随着道德天尊伸出左手,天道衍化尽在其中,只是后来天尊将其分化而出,应该是感觉到如果不分化,太过于难以掌握。

  所以,直接将其分化而出。

  天道,就是天尊的左手。

  天之左手,天尊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境界。

  蓝衣人眼里生出一丝绝望。

  没有机会了。

  他在这一击之下,除非他能轰破天道,否则只能面临失败。

  因为,他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逃不脱。

  一切景象再次消失,蓝衣人再次出现,看向陈旭眼神带着几分惊讶,说道:“没想到,没想到,这一战,竟然让与传说中天尊交战,天尊不愧是最为古老最强大的存在,代表着存世之基,天地之间永恒不变的大道。”

  “这东西算是我给你的感谢。”蓝衣人打出一道光芒,进入陈旭的脑海之中。

  正是蓝衣人霸道无比的帝拳。

  他将自己本命绝学相谢,是因为天尊饶了他一命,不然两人刚刚交手,天尊可以彻底灭杀对方,只是饶恕了对方。

  蓝衣人当然会感恩。

  所以,才将帝拳传授而出,同时通天将再次绽放出光芒,因为蓝衣人不在选择压制了。

  蓝衣人瞧着镜子,微微摇摇头说道:“不在压制你了,若是继续压制,反而辜负了天尊的意思。”

  “我明悟了。”蓝衣人感叹说道。

  蓝衣人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直接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踪影都不见了。

  见到这一幕,陈旭微微摇头说道:“没想到,这一次对于我来说,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啊。“

  他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天大机缘降临啊。

  谁能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这一位蓝衣人到底是谁?”李宗主问道。

  “应该是未来成道的一位大罗强者吧。”陈旭说道。

  陈旭对着李宗主说道:“李宗主这一次修复好了通天镜,我先回去闭关了。”

  这一次,对于陈旭体悟太多了,他需要体悟,而且完整的天衍七剑也拿到手了。

  这是陈旭第一次获得除了道一印之后,第一门绝世神通。

  道一印只有一招,而且是属于大招,陈旭暂时来说,还发挥不出来全部威力。

  但是这个天衍七剑就不同了,陈旭算是将其全部学会了。

  陈旭可以说是将自身都彻底学会了。

  这一回,只等自己施展了。

  而不是其他的心思了。

  陈旭是将自己会的东西,都彻底学了一个通透了。

  不然也不会如此了。

  陈旭对此,并不觉得奇怪。

  陈旭从造化宗离开,心中忽地一动看了一个方向,然后微微摇头,转身离去。

  因为他感应到了魔帝存在。

  这一位出现,估计是来造化宗,看看那个叫做小幽的女孩吧。

  没想到,魔帝也有情,不过也正常。

  陈旭没有去打扰,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返回闭关,将这一战体悟尽数消化。

  这样一来,陈旭也能将自身发挥到淋漓尽致。

  陈旭想到这里,也将自身发挥到极限了。

  陈旭没觉得其中有什么困难,只是觉得在这之中,有着关于自身的力量发挥的结果,不然也不会说是达到这种境界。

  陈旭对此,也只能说是慢慢修炼到极限,修炼出属于自身法相,修炼出属于自己的最强之身。

  魔帝这个时候,来到一处山峰上,造化宗除了沉睡的祖师之外,其他人感受到不到他。

  他来到这一出山峰,心中第一次出现几分犹豫,真的要上去看看吗?

  要不还算了吧。

  魔帝对此,也觉得有些困难,眼神幽幽地往着天空,心中无喜无悲,带着几分沉默,说道:“我来看你了,不知道,你是否高兴,也许你不是很高兴,但我还是来了。”

  “以前的时候,我不懂这些事情,但是如今我懂了关于你的事情。”魔帝说道:“这些事情,我都懂了啊。”

  “我是不会说是失败的。”魔帝沉默的说道。

  “但有些事情,面对你,我第一次感觉到失败了。“魔帝看着远处的山峰,对方进入死关当中,他即使想要救出来,也不可能,除非是对方出现什么危险,而且魔帝觉得自己见到她,未必能挺得直腰。

  山腰上,一向冷酷的魔帝,略带几分迟疑,有些停住了脚步,这时候,山上传来一个消息,说道:“是止水吗?“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