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鱼已经上钩了
作者:海底漫步者      更新:2020-08-14 10:53      字数:3730
  富士山一系的股票一天一个价格,有涨无跌,直上云霄,让人恍若回到了十年前那个最美好的时代——从全国重建、经济复苏到泡沫经济,曰本的土地价格翻了70倍,股价平均翻了100倍,单股最高的一位翻了3000多倍,从1.05円每股达到了3100多円每股,是家超神奇的制笔工厂,专门生产圆珠笔。

  不如此,不足以称为泡沫,不足以体现那种阳光下的夺目璀璨,绝对是个曰本历史上的小奇迹。

  当然,富士山一系的股价涨幅想破历史纪录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个时代不会再来,但因千原凛人和山岛由贵这两位的激烈争夺,富士山一系的股价翻个十倍不是梦,十五倍也大有可能,甚至二十倍也能想想,毕竟从目前这两位亮出来的肌肉来看,这两位都非同一般的强壮,绝对能打出惊天动地的效果。

  在泡沫经济破裂后已经很少出现这种事了,所有投机者都喜欢他俩——在不知道他俩阴谋的前提下都很喜欢他俩。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戏演得很逼真,他俩是卫生纸盟友,双方的交情其实不会比单层卫生纸厚多少,拿来擦屁股保证能擦出一手翔,互喷起来真情切意,扔出去的也是真金白银,演得丝毫挑不出问题。

  这是一部以现实社会为舞台的好剧,主创编剧千原凛人,分集编剧山岛由贵,主役也由二人亲自上阵担当,阵容可谓超级豪华——没有剧组可以一次性请到两位时代骄子一起构思一起出演,这剧绝对独一无二。

  观众们沉浸其中不自知,全信了,包括关东联合上上下下所有人,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件事其中还有着什么别的猫腻。

  君不密则失其国,臣不密则失其身的道理,千原凛人懂,这事和村上伊织无关,她也帮不上忙,千原凛人连她都没告诉,她以下的千原系成员自然更加一无所知,但已经开始收抬包袱了,准备跟着首领搬家去富士山电视台。

  没什么大碍,在哪都是做节目,等去了富士山电视台再调转枪口干掉关东联合,情况就恢复正常了,甚至有可能会更好。富士山电视台自己已经将头上的婆婆赶走了,自家首领过去了上升空间更大,他们这些人自然更方便水涨船高。

  不破不立,不是坏事,千原派上上下下依旧情绪稳定,甚至已经开始私下串连,准备把用熟用惯了的一些普通员工也裹挟走。

  偶像大联盟中的偶像经纪公司一向以千原凛人马首是瞻,现在也是如此,已经积极行动起来,开始和富士山电视台接触,也是一派要把家搬去富士山电视台的样儿——娱乐记者拍到了LOI公司的员工多次带着东京50不同小队出入富士山电视台的画面,疑似已经在拜山头,开始熟悉那边的基层工作人员。

  现在偶像大联盟如日中天,养成系偶像都快一统偶像界了,天然就能带来巨大的收视群体,要跑了,关东联合必然收视大降,但关东联合虽然持有一定的股份,不过因之前志贺步过于保守的态度,使其持股数量不足5%,一旦和千原凛人翻了脸,也就彻底失去了话语权,根本无力阻止。

  大批正在放送圈活跃的人气演员在面对记者时,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有点变了,纷纷觉得富士山电视台前景可期,要是邀请自己出演的话,以前自己是很忙的,日程不好安排,但现在好像有点时间了,完全可以坐下来商量商量。

  甚至韩国的SBS电视台都冒了出来,远远就像富士山电视台递出了橄榄枝,似乎猛然发现富士山电视台也是极好的合作对象,大家好像有着不少共同语言,也许将来能谈一下海外版权合作之类的问题。

  外界对关东联合的看法集体急转直下,倒是越看富士山电视台越有霸主之相,纷纷借着现在这灶还不算热的时候开始往里塞柴火——这年头谁也不比谁傻,提前投资大家都会。

  关东联合相关联的广告商、加盟台则相反,面对这种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局面,迅速进入了狂暴状态。

  他们是最希望关东联合保持稳定的人,也是最反对报业集团、第一银行以及台长派针对千原凛人的人,开始频繁约见志贺步等理事会高层,或是规劝,或是提醒,或是抗议,甚至有人都发出了威胁,表示如果这三大派系不顾其他人的利益,非要倒行逆施逼走千原凛人,就别怪他们以后在任何事上都不再配合!

  哪怕三大派系成功了,真将千原凛人赶走了,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支持志贺步这个台长!

  志贺步一时被弄得焦头烂额,但让他把位子这么早让给千原凛人,他实在舍不得,而且江崎寿也不会允许他退缩,他还是得坚定地推进关东联合组织构架改革,直接堵死千原凛人夺取最高权力的路。

  不过,因千原凛人在制作局内大肆清算报社派而引发的冲突倒是缓和下来了,毕竟千原凛人现在明显是想去富士山电视台了,在江崎寿和志贺步眼中,他这是已经认了输,准备退而求次了,那双方就没了根本利益上的矛盾,再进行激烈冲突完全没必要。

  至于之前倒了霉的日经报业分流人员和报社派成员,那也没办法,神仙打架总得有几个炮灰,自己节哀吧!

  没人考虑他们的感受……

  局面略微缓和,但千原凛人这边也没得安宁,不少人也跑来规劝他,希望他不要意气用事急着去富士山电视台,只要他肯让一步,他们愿意免费去当说客,说服江崎寿和志贺步做出承诺,约定将来一定将台长的位子交给他。

  只是等个十年八年而已,你还这么年轻,到时也就快四十岁,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依旧可以大展雄图,真的不必急什么。

  千原凛人婉拒了,时间从不等人,他等不了十年八年了,而且他也不想融入日经报业集团的体系,不想将来有那么多掣肘。

  现在不能做容易的选择,不然将来一定会后悔!

  要么就借此彻底驱逐江崎寿、志贺步等人,要么他就真得和山岛由贵拼个你死我活,搬家去富士山电视台了——他俩虽然是在做戏,但实际上是真在抢筹码,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是在演,所以才格外逼真。

  …………

  千原凛人的个人野心、乐户门集团的互联网战略、富士山一系公司内讧的余波,甚至千原、山岛这对卫生纸盟友的互相戒备,全都混杂在了一起,令今年的春季格外热闹,关东联合尤其没讨到好,但收视率并没有受多大影响。

  只要节目还好看,观众就不会离开,电视台谁当家作主和他们没关系。

  在2000年春季档中,关东联合还是一派高歌猛进之势,哪怕千原凛人这一季没出手,但之前积累下来的优质节目以及已经锻炼出来的强力团队,仍然在收视榜单上全面取得了优势,甚至还出了两匹黑马。

  在度过了开季混乱期,各节目收视重新稳定下来后,重获新生的吉崎真吾、前田利仁以及大编剧三田智久合作的大制作新剧,差点力压群雄夺得一番,仅仅以微弱差距败在了另一匹黑马之下——依旧是关东联合的节目,近卫瞳和二之前圣子合作的《孤零零的房子》。

  《孤零零的房子》利用卫星地图选定目标,每期探索两处“远离人群,孤独的房屋”,但房子只是载体,节目的重点集中在人上。

  TA是谁?为什么住在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TA幸福吗?

  这档节目低成本,偏纪实,没有明星没有偶像,就连主持人都不露脸,偶尔只能看到个背影或是后脑勺——近卫瞳亲自上阵去采访,秉承着认真的态度、谦卑的视角,用圣子苦心推敲出来的问题,以求可以让观众对“孤独”产生共鸣,从而引发对人生的思考。

  不论是孤单生活的老人,还是因各种原因“隐居”的中年人,不论是哪期节目,观众们都能在交织的故事中找到可以产生共鸣的、属于自己的人生观——关于“幸福”、关于“孤独”、关于“生存的意义”。

  在很多人看来十分不便的乡野、孤岛生活,却孕育着另一种人间的温柔和温暖。

  对于被暴力新闻、不安事件充斥的节目圈,对于经济持续萎靡、未来悲观绝望的社会现状,对于“孤独症”蔓延,很多人都有逃避之心的曰本,这样一档明朗的、疗愈的、感恩生活的节目就像一股清流,很快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口碑发酵速度极快,反响极好。

  也许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节目未必能一直压制住大制作电视剧,但在口碑如此良好的情况下,收视率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近卫瞳也因此红了,圆脸圆眼日常套着导演马甲,时不时甩甩马尾的她,制作能力得到了一致认可,终于成了电视节目制作圈里冉冉升起的新星,被多家相关杂志进行了专访,照片更是上了封面杂志——圣子不想抛头露面,专访可以,但拒绝自己的照片上封面,所以近卫瞳才得以独享。

  等杂志出来后,近卫瞳激动得热泪盈眶,感觉死而无憾了,火速买了一千本寄回了家乡,还企图裱起来挂在客厅里,但没得逞,最后只能挂在自己卧室里。

  不过千原凛人也替她们高兴,当年那个傻头傻脑冲进东京的海女和那个腼腆的老实疙瘩,终于也走出了自己的路,可以在这个行业安身立命,做出一番事业。

  自己果然是个名师啊……

  宁子、美千子更是给近卫瞳和圣子举行了庆功会,邀请了一些相熟的朋友,共同恭喜她们取得了优异的收视成绩。

  圣子老实,没敢多喝酒,但近卫瞳够激动,搂着酒瓶就是一顿灌,然后就有点找不到北了。和坂泉泉水吹会儿牛,和津村等人吵闹一会儿,拉着美千子的手表示这只是个开始,我要和师父一样全面发展,等我的剧本写完了就以编剧的身份进军电视剧领域,你来当我的女主角,保证也一样会大卖。

  美千子只当这阿瞳姐姐兴奋到开始说胡话了,也不介意,直接一口就答应了——只要是阿瞳姐姐写的剧,不管多难的角色我都会认真演,你放心就好了!

  于是近卫瞳更兴奋了,上窜下跳,毫无半点稳重,就差一头顶到天花板上。

  千原凛人远远看着也没多管,成功很难,她有资格开心一晚,但也就只有这一晚了,过去的成绩不是成绩,今天乐完了今天算,明天她要是还敢飘,直接打她狗头没商量。

  他笑吟吟举杯轻呷了一口,然后感受到了手机震动,摸出来看了一眼,接着又塞回到了口袋中,站在阴影中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同样是个好消息,鱼已经上钩了,山岛由贵做事竟然也够靠谱。
字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