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拿下石原里美
作者:李行空      更新:2021-06-01 22:38      字数:3670
  <b></b>         石原里美是认为,她和墨非都死定了,所以才会答应墨非这个约定。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虽然因为和墨非接触尚短,双方之间不够了解,但也说明,石原里美至少对墨非不讨厌,甚至隐隐也对墨非有些好感……

  俗话说得好,喜欢一个人,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迷于声音,醉于深情。

  而墨非的颜值,则可以让大部分女人跳过中间的过程,直达彼岸了。

  就算石原里美并非单纯的外貌协会者,就这两天墨非的种种表现,也足以说明墨非的人品了。

  墨非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拉钩?”

  石原里美都被墨非给逗笑了“你幼不幼稚啊?这么大的人了,还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但是看到墨非认真的样子,石原里美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是一收,伸出了手指,和墨非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很巧的事情,拉钩本是华夏的民间习俗,可是东瀛也有,起源于江户时代东瀛第一花柳街吉原。

  妓者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心意不变,会从小手指的第一个关节部位切下手指送给客人。所谓十指连心,就是用这锥心般的痛表达自己深深的爱意。比起送指甲、送头发这些切掉还会再长的东西,送个无法再生的手指更能体现誓言的坚定。

  这样的做法流传到了民间,被人们认为是必须遵守诺言的意思。

  “现在好了吧?”石原里美白了墨非一眼。

  好吧,石原里美现在大约知道了,之所以最近多次遇见墨非,并非是什么巧合,而是墨非对她“图谋不轨”!

  当然,墨非的这种图谋不轨,石原里美并不讨厌,毕竟她又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仙女,而是一个单身女子,如何没有渴望过,来那么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所以为了庆祝我们即将成为男女朋友,明天你请我吃好吃的吧?”石原里美道。

  明明冷冻车里面满车的水,还有之前的冷气,她即将失去性命,但是石原里美根本就没有一点绝望的样子,反而笑着让墨非请她吃饭。

  “好啊!”墨非也笑了,说道“为了庆祝我有了女朋友,还是石原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请你去urgi餐厅,吃个痛快,想吃什么吃什么,吃到吐为止,不用给我省钱。”

  urgi餐厅,就是号称东京最难预约、最贵的日料餐厅。

  “你还真舍得啊,那我可能一口气就要吃掉你几个月的工资哦。”石原里美笑道。

  “钱着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用着开心就好。”墨非道“还有,石原,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就算把urgi餐厅吃穿,可能都吃不掉我一个月的收入。”

  “诶?”

  石原里美诧异的看了一眼墨非,道“你收入这么高吗?”

  urgi餐厅这种顶级日料餐厅,一天的营业额怕就是几十万美元。

  那么也就是说,墨非他的月收入,最少也是几十万美元?

  “主要是家里面有些资产,有不少额外的金融收入,如果是我本职工作的话,那就没有多少钱了。”墨非道。

  “这样啊……”石原里美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墨非能够和野田昊那种公子哥成为好朋友了,原来他们是一个阶层的人啊。

  不过石原里美也一点不觑,虽然她出身中产阶级家庭,但石原里美自身争气啊,她是以东京医医学准教授的身份加入udi的,可以说,石原里美的学历已经站在了东瀛高学历女人之中最顶端的那一批次——东京医科大学与庆应、东京慈惠医学部并称医科大学御三家,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反正你都要成为我的男朋友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嗯……我决定了,为了明天你的这顿饭,从现在开始,我都不吃饭了,空着肚子,去吃穷你!”石原里美拍了拍肚子道。

  “哈哈,好!”墨非点头。

  “只是石原,我们都快要成为男女朋友了,所以如果我有一些非常人的秘密,你能为我保密吗?”

  “非常人的秘密?”石原里美一愣,打量着墨非“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个gay……不对,你都想我表白了,肯定不是gay,那就是……”

  “嘭——!”

  在石原里美的注视之下,墨非伸手,攥拳,朝着车顶一记庐山升龙霸。

  霎时间,冷冻车的车顶,就没了。

  一缕光芒照射了进来。

  让石原里美一时失神。

  “这就是我的秘密,可不要随便告诉其他人哦。”墨非微笑道。

  下一刻。

  河水就灌入了车子里面。

  石原里美被水压沉了下去。

  是墨非紧紧搂着石原里美的纤腰,将她往河流之上带去。

  “咳咳——!”

  石原里美和墨非终于浮出了水面,由于被水呛着,她忍不住咳嗽了出来。

  “墨非,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石原里美转过头,直直的看着墨非说道。

  “不管我是什么人,反正从现在开始,我可就是你的男朋友了!”墨非畅快的大笑道。

  石原里美白皙如玉的脸上上,闪过一丝绯红之色“你设计我!”

  “你一直有能力打破我们俩被关在冷冻车里面的局面,可是你就是不做,反而利用这个机会,让我接受你的表白,你好卑鄙啊!”

  她攥着小拳拳,就像捶墨非。

  “那是因为我的能力,怎么能在普通人面前暴露呢?”墨非连忙解释道“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墨非这么一说,石原里美停下了手。

  因为她感觉墨非说得很有道理啊,有哪些超凡者,会随意向普通人展露自己的能力啊?

  不怕惹来麻烦吗?

  这样说来,似乎这件事的确怪不到墨非的头上。

  “所以你会履行我们的约定吧?”墨非笑眯眯的凑近石原里美道“我们可是拉过勾的哦!”

  “哼!”

  石原里美轻哼一声,说道“只是男女朋友而已,又不是结婚,有什么好反悔的?”

  ……

  石原里美是认为,她和墨非都死定了,所以才会答应墨非这个约定。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虽然因为和墨非接触尚短,双方之间不够了解,但也说明,石原里美至少对墨非不讨厌,甚至隐隐也对墨非有些好感……

  俗话说得好,喜欢一个人,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迷于声音,醉于深情。

  而墨非的颜值,则可以让大部分女人跳过中间的过程,直达彼岸了。

  就算石原里美并非单纯的外貌协会者,就这两天墨非的种种表现,也足以说明墨非的人品了。

  墨非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拉钩?”

  石原里美都被墨非给逗笑了“你幼不幼稚啊?这么大的人了,还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但是看到墨非认真的样子,石原里美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是一收,伸出了手指,和墨非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很巧的事情,拉钩本是华夏的民间习俗,可是东瀛也有,起源于江户时代东瀛第一花柳街吉原。

  妓者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心意不变,会从小手指的第一个关节部位切下手指送给客人。所谓十指连心,就是用这锥心般的痛表达自己深深的爱意。比起送指甲、送头发这些切掉还会再长的东西,送个无法再生的手指更能体现誓言的坚定。

  这样的做法流传到了民间,被人们认为是必须遵守诺言的意思。

  “现在好了吧?”石原里美白了墨非一眼。

  好吧,石原里美现在大约知道了,之所以最近多次遇见墨非,并非是什么巧合,而是墨非对她“图谋不轨”!

  当然,墨非的这种图谋不轨,石原里美并不讨厌,毕竟她又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仙女,而是一个单身女子,如何没有渴望过,来那么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所以为了庆祝我们即将成为男女朋友,明天你请我吃好吃的吧?”石原里美道。

  明明冷冻车里面满车的水,还有之前的冷气,她即将失去性命,但是石原里美根本就没有一点绝望的样子,反而笑着让墨非请她吃饭。

  “好啊!”墨非也笑了,说道“为了庆祝我有了女朋友,还是石原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请你去urgi餐厅,吃个痛快,想吃什么吃什么,吃到吐为止,不用给我省钱。”

  urgi餐厅,就是号称东京最难预约、最贵的日料餐厅。

  “你还真舍得啊,那我可能一口气就要吃掉你几个月的工资哦。”石原里美笑道。

  “钱着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用着开心就好。”墨非道“还有,石原,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就算把urgi餐厅吃穿,可能都吃不掉我一个月的收入。”

  “诶?”

  石原里美诧异的看了一眼墨非,道“你收入这么高吗?”

  urgi餐厅这种顶级日料餐厅,一天的营业额怕就是几十万美元。

  那么也就是说,墨非他的月收入,最少也是几十万美元?

  “主要是家里面有些资产,有不少额外的金融收入,如果是我本职工作的话,那就没有多少钱了。”墨非道。

  “这样啊……”石原里美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墨非能够和野田昊那种公子哥成为好朋友了,原来他们是一个阶层的人啊。

  不过石原里美也一点不觑,虽然她出身中产阶级家庭,但石原里美自身争气啊,她是以东京医医学准教授的身份加入udi的,可以说,石原里美的学历已经站在了东瀛高学历女人之中最顶端的那一批次——东京医科大学与庆应、东京慈惠医学部并称医科大学御三家,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反正你都要成为我的男朋友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嗯……我决定了,为了明天你的这顿饭,从现在开始,我都不吃饭了,空着肚子,去吃穷你!”石原里美拍了拍肚子道。

  “哈哈,好!”墨非点头。

  “只是石原,我们都快要成为男女朋友了,所以如果我有一些非常人的秘密,你能为我保密吗?”

  “非常人的秘密?”石原里美一愣,打量着墨非“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个gay……不对,你都想我表白了,肯定不是gay,那就是……”

  “嘭——!”

  在石原里美的注视之下,墨非伸手,攥拳,朝着车顶一记庐山升龙霸。

  霎时间,冷冻车的车顶,就没了。

  一缕光芒照射了进来。

  让石原里美一时失神。

  “这就是我的秘密,可不要随便告诉其他人哦。”墨非微笑道。

  下一刻。

  河水就灌入了车子里面。

  石原里美被水压沉了下去。

  是墨非紧紧搂着石原里美的纤腰,将她往河流之上带去。

  “咳咳——!”

  石原里美和墨非终于浮出了水面,由于被水呛着,她忍不住咳嗽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