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石原里美的倔强
作者:李行空      更新:2021-05-31 22:19      字数:4032
  石原里美将墨非作出的种种推测,都告诉了东京警方,可是东京警方显然不会对一个外人莫名其妙的推测,就大费周章,因此,对方态度之敷衍,连石原里美都听得出来。

  “没办法了,看来,只有我亲自走一趟了!”石原里美目光坚定的说道。

  她绝不会让躺在解剖室里面的那个小女孩,白白死去!

  “石原,天色都这么晚了,你不会想这个时候跑去那个偏僻的村落吧?”东海林夕子担忧的问道:“那些事情,警方会做的吧,我们安心等着警方的消息不就好了?即使你想做点什么,也明天早上去吧!”

  “离天完全黑最起码还有两个小时,就让我趁着这些时间,做点什么吧。”石原里美说道。

  “也不必急着这么一点时间吧……”

  “不,我也赞同石原的想法,尽快找到那个凶手越好,倒不是什么过分追求正义的癖好,而是因为,凶手的手中,应该还有未杀的人。”墨非道。

  “什么?”

  “你们难道不奇怪吗?解剖室内的那个女孩子肚子里面找出来的纸条,上面写着‘救救花’,如果这是她发出的自救信号,她为什么要吞进自己肚子里面?”墨非道。

  中堂系面色阴冷的说道:“我明白了,如果她想自救,无论如何都会选择将信息在她生前传递到外界,而吞进肚子里面的纸条,除非她死了,否则不可能被人发现的……因此,纸条中的‘花’,极大概率不是她自己,而应该是她想利用自己的尸体传递信息,等自己的尸体被解剖,被法医发现,能让人去救一个被凶手囚禁期间,和她成为朋友的‘花’……”

  “就是这样!”墨非捶手道:“所以那个叫做‘花’的女孩子,随时都有被凶手杀害的危险。”

  “既然这样,那我就决不能耽搁了,得尽快去查查情况。”石原里美道。

  “石原,我送你去吧!”墨非笑道。

  “啊?这不太好吧?”石原里美道:“其实我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

  “走吧,别耽搁时间了,如果就因为晚了这么一点,导致另外那个小女孩‘花’被害的话,那你的罪过才是大了。”

  墨非轻笑着说道:“而且你没查到什么东西还好,万一查到了什么,你以为那个杀人凶手会跟你讲道理吗?带着我就不一样了,我从小练武的,一个打十个都不成问题,真遇到了危险,可以保护你的。”

  石原里美最后也就没有拒绝墨非的好意。

  另外,研究所里面的东海林夕子、久部六郎,甚至就连性格阴沉的中堂系都想去帮帮忙,但石原里美还是劝说他们留下了,因为研究所还有许多事情堆积着呢,比如刚刚解剖的四人,就有许多后续问题,并且研究所空荡荡没有一个人,万一遇到什么急事,也不太好……

  墨非和石原里美上路了。

  根据墨非作出的推测,让石原里美等人,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叫做有鹿温泉的地方。

  有鹿温泉,顾名思义,就是这个温泉的附近,有大规模的野生鹿群,后来更是发展了肉鹿养殖的特色美食。

  而最让人怀疑的是,有鹿温泉附近,就有一个大型冷冻厂。

  那么不离十,凶手就是有鹿温泉附近的冷冻厂开冷冻厂的员工。

  白色的丰田行驶在路上。

  石原里美问道:“墨非,一个大型冷冻厂的员工,估计有几十个,我们一个个查过去,太耗费时间了,我倒不是不耐烦,关键是那个小女孩可能等不起,所以你能让你那个非常厉害的黑客朋友,帮忙入侵一下那个冷冻厂的资料库,找到其中员工资料,让我们能够更快锁定凶手吗?”

  毫无疑问,石原里美是个理想主义者,坚定的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那种人,可是这并不是石原里美就不知变通了。

  和无辜的人命相比起来,些许违规操作,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不用你说,我早就准备好了。”墨非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机传给了石原里美一份资料。

  “那个大型冷冻厂,一共有56名冷冻厂驾驶员,有做这件事嫌疑的人,大概只有9人,而嫌疑特别重的,唯有两人。”

  “墨非,你什么时候干的?我们这期间,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吗?”石原里美惊讶道。

  当然,她也很惊喜。

  墨非这种急人之所需的事情,谁会嫌弃呢?

  “都跟你说了,我从小练武,手速很快的。”墨非轻笑道。

  “好!”石原里美道:“那我们首先就去找这两位有重度嫌疑的冷冻车驾驶员调查看看。”

  “ok。”墨非一脚踩下油门,白色的丰田如离弦之箭,飚射在道路上。

  顺便,墨非也给小林杏奈发了短信,今天晚上,他可能就不回去了。

  ……

  有鹿温泉。

  墨非和石原里美来到了第一个重度嫌疑人,大沼悟的家附近。

  “喂,有人在吗?”

  石原里美喊了一声,却无人应答,环境整个静悄悄的。

  “没有人在家嘛……”

  石原里美的视线一转,忽然看到了一辆就停在房子外面的冷冻车。

  她的视线凝重起来。

  刚巧,这辆冷冻车又没有上锁,于是石原里美尝试着,打开了车后箱门。

  她打着手电,上了车,很快就从里面发现了尼龙扎带,她拿起了一根观察了起来,说道:“我记得那个女孩的尸体手腕处,就有勒痕,和这个尼龙扎带,差不多刚好符合……”

  墨非也上了车,站在石原里美的旁边说道:“也不能说明凶手就是这个大沼悟了,说不定这只是他们冷冻厂公司的标准配置罢了,冷冻厂公司的员工,几乎都居住在这村落附近,我们需要更加具有说服性的证据。”

  “不过解剖室那个女孩,今天才死,被放入烧炭自杀的房间之中,凶手不一定来得及毁灭掉所有的证据,在这里面好好找找,如果这大沼悟真是凶手,那么这里面应该……”

  ……

  石原里美将墨非作出的种种推测,都告诉了东京警方,可是东京警方显然不会对一个外人莫名其妙的推测,就大费周章,因此,对方态度之敷衍,连石原里美都听得出来。

  “没办法了,看来,只有我亲自走一趟了!”石原里美目光坚定的说道。

  她绝不会让躺在解剖室里面的那个小女孩,白白死去!

  “石原,天色都这么晚了,你不会想这个时候跑去那个偏僻的村落吧?”东海林夕子担忧的问道:“那些事情,警方会做的吧,我们安心等着警方的消息不就好了?即使你想做点什么,也明天早上去吧!”

  “离天完全黑最起码还有两个小时,就让我趁着这些时间,做点什么吧。”石原里美说道。

  “也不必急着这么一点时间吧……”

  “不,我也赞同石原的想法,尽快找到那个凶手越好,倒不是什么过分追求正义的癖好,而是因为,凶手的手中,应该还有未杀的人。”墨非道。

  “什么?”

  “你们难道不奇怪吗?解剖室内的那个女孩子肚子里面找出来的纸条,上面写着‘救救花’,如果这是她发出的自救信号,她为什么要吞进自己肚子里面?”墨非道。

  中堂系面色阴冷的说道:“我明白了,如果她想自救,无论如何都会选择将信息在她生前传递到外界,而吞进肚子里面的纸条,除非她死了,否则不可能被人发现的……因此,纸条中的‘花’,极大概率不是她自己,而应该是她想利用自己的尸体传递信息,等自己的尸体被解剖,被法医发现,能让人去救一个被凶手囚禁期间,和她成为朋友的‘花’……”

  “就是这样!”墨非捶手道:“所以那个叫做‘花’的女孩子,随时都有被凶手杀害的危险。”

  “既然这样,那我就决不能耽搁了,得尽快去查查情况。”石原里美道。

  “石原,我送你去吧!”墨非笑道。

  “啊?这不太好吧?”石原里美道:“其实我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

  “走吧,别耽搁时间了,如果就因为晚了这么一点,导致另外那个小女孩‘花’被害的话,那你的罪过才是大了。”

  墨非轻笑着说道:“而且你没查到什么东西还好,万一查到了什么,你以为那个杀人凶手会跟你讲道理吗?带着我就不一样了,我从小练武的,一个打十个都不成问题,真遇到了危险,可以保护你的。”

  石原里美最后也就没有拒绝墨非的好意。

  另外,研究所里面的东海林夕子、久部六郎,甚至就连性格阴沉的中堂系都想去帮帮忙,但石原里美还是劝说他们留下了,因为研究所还有许多事情堆积着呢,比如刚刚解剖的四人,就有许多后续问题,并且研究所空荡荡没有一个人,万一遇到什么急事,也不太好……

  墨非和石原里美上路了。

  根据墨非作出的推测,让石原里美等人,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叫做有鹿温泉的地方。

  有鹿温泉,顾名思义,就是这个温泉的附近,有大规模的野生鹿群,后来更是发展了肉鹿养殖的特色美食。

  而最让人怀疑的是,有鹿温泉附近,就有一个大型冷冻厂。

  那么不离十,凶手就是有鹿温泉附近的冷冻厂开冷冻厂的员工。

  白色的丰田行驶在路上。

  石原里美问道:“墨非,一个大型冷冻厂的员工,估计有几十个,我们一个个查过去,太耗费时间了,我倒不是不耐烦,关键是那个小女孩可能等不起,所以你能让你那个非常厉害的黑客朋友,帮忙入侵一下那个冷冻厂的资料库,找到其中员工资料,让我们能够更快锁定凶手吗?”

  毫无疑问,石原里美是个理想主义者,坚定的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那种人,可是这并不是石原里美就不知变通了。

  和无辜的人命相比起来,些许违规操作,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不用你说,我早就准备好了。”墨非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机传给了石原里美一份资料。

  “那个大型冷冻厂,一共有56名冷冻厂驾驶员,有做这件事嫌疑的人,大概只有9人,而嫌疑特别重的,唯有两人。”

  “墨非,你什么时候干的?我们这期间,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吗?”石原里美惊讶道。

  当然,她也很惊喜。

  墨非这种急人之所需的事情,谁会嫌弃呢?

  “都跟你说了,我从小练武,手速很快的。”墨非轻笑道。

  “好!”石原里美道:“那我们首先就去找这两位有重度嫌疑的冷冻车驾驶员调查看看。”

  “ok。”墨非一脚踩下油门,白色的丰田如离弦之箭,飚射在道路上。

  顺便,墨非也给小林杏奈发了短信,今天晚上,他可能就不回去了。

  ……

  有鹿温泉。

  墨非和石原里美来到了第一个重度嫌疑人,大沼悟的家附近。

  “喂,有人在吗?”

  石原里美喊了一声,却无人应答,环境整个静悄悄的。

  “没有人在家嘛……”

  石原里美的视线一转,忽然看到了一辆就停在房子外面的冷冻车。

  她的视线凝重起来。

  刚巧,这辆冷冻车又没有上锁,于是石原里美尝试着,打开了车后箱门。

  她打着手电,上了车,很快就从里面发现了尼龙扎带,她拿起了一根观察了起来,说道:“我记得那个女孩的尸体手腕处,就有勒痕,和这个尼龙扎带,差不多刚好符合……”

  墨非也上了车,站在石原里美的旁边说道:“也不能说明凶手就是这个大沼悟了,说不定这只是他们冷冻厂公司的标准配置罢了,冷冻厂公司的员工,几乎都居住在这村落附近,我们需要更加具有说服性的证据。”

  “不过解剖室那个女孩,今天才死,被放入烧炭自杀的房间之中,凶手不一定来得及毁灭掉所有的证据,在这里面好好找找,如果这大沼悟真是凶手,那么这里面应该……”